信访干部以身殉职遗产只有93元

李海景生前照片 (资料图)


  他走了,很匆忙。去时,未能瞑目,为不舍的妻儿,为未竟的信访事业。

  他叫李海景,长相、身世普通,官儿也不大,走的时候,遗产只有一部手机和93.2元存款。缠人而繁琐的信访工作,他一干就是15年,曾受他“大恩”的62岁老汉丁春显听说海景去世,三跪叩首谢恩人:“你是一个好人,好党员、好干部!”

  单位领导:“海景是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

  在妻子余平的眼里,丈夫身体健康,没生过大病;在同事眼中,海景今年40岁,年轻力壮。谁也没想到,海景竟突然去了。

  他曾是南阳市信访局综合调研科科长,担负全市信访会议的组织、筹备及各类材料的撰写、把关,工作琐碎、繁重。今年9月14日,李海景和同事姚中伟一起撰写汇报材料,熬夜加班至次日3时。回家时,李海景一阵眩晕,感到胸口隐隐作痛。

  15日早,他没来得及吃饭,就捂着胸口,咬牙来到办公室,把头天晚上写的材料又看了一遍。接着,他对科室的工作进行了具体安排。在向领导汇报工作时,李海景胸口疼得额头冒汗,领导立即让他去医院检查,李海景这才住进医院。

  病情很重,同事们要去医院看他,他谢绝了。

  南阳市信访局局长李鹏记得很清楚,16日上午9时,他正开班子会,噩耗传来,海景去了。李鹏马上终止会议,带着班子成员赶往医院。

  医院人多,海景住院也只在走廊搭了张床。李鹏赶到时见走廊里站满了人,他拨开人群来到病床前,见海景安静地躺在床上,眼睛还微张着。

  12月15日,时隔3个月李鹏说起这个场景,仍几度哽咽:“我知道海景不瞑目,是牵挂他的妻儿,牵挂他的同事,更牵挂他未竟的信访事业。”

  医院诊断为过度劳累造成心脏骤停,李鹏说:“海景是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他一直拼命工作,从不叫累。2003年到2004年,他曾一个人承担起接访科的全部工作,一年接待上访群众2000多人次。”

  受助群众:“不是海景,我就成了反革命”

  1995年,唐河县郭滩镇遂王大队让群众种桑养蚕,而群众心里有笔账,桑蚕每亩最好收成是300元,而棉花则能收入1500元。

  为这事儿,群众还编了顺口溜:“郭滩群众要想发,砍了桑蚕种棉花。郭滩群众要想穷,不种棉花去养虫。”群众选出党员代表,向上级反映情况,李明山被选为代表组长,可他没料到,出这个“头儿”给他惹来大麻烦。

  镇里不仅不同意换桑种棉,还栽赃李明山,说他家里有枪有电台,跟海外黑社会有联系,是反革命势力。李明山被抓到拘留所,关了64天,受审,挨打,这件事在当地闹大了。李明山出来后,到处上访,中央、省里都去过,当时被列为全国重点信访案件。

  李海景此时刚刚走上信访工作岗位,就碰上这么个棘手案件。他实地走访调查数次,知道李明山受了冤枉。可镇里、县里怕冤案翻出来担责任,一边对李海景百般阻挠,一边又对李明山许愿,只要不告,想当村支书、村主任都成。

  可他们没料到,李海景和李明山都是较真儿的人,280天后,在李海景的努力下,李明山的冤案终得到平反。

  62岁老汉:跑到太平间向海景遗体磕仨头

  62岁老汉丁春显说起李海景,忍不住泪流满面。

  1994年,因为土地纠纷、选举风波,家住唐河县苍台镇前进村的丁春显、这个文笔口才俱佳的“文化”农民,成了被打击迫害的对象。

  李海景得知后,前后7次到前进村暗访,没到丁春显家吃过一顿饭,喝过一口水。1996年秋天,丁春显兄弟5人终于分到土地;1999年,丁春显当选前进村村主任;2002年,丁春显当上了镇司法所副所长,做起群众工作,调解民间纠纷,从原来的上访“钉子户”,变成了“信访员”。

  这些年,他和海景成了忘年交。今年9月17日,海景走的第二天,丁春显有工作上的事,想征求李海景的意见,打电话过去:“我想见见海景哩。”“你见不到他了。”一个女人说的这句话,让丁春显心里一咯噔。正想细问,对方已挂了电话。丁春显慌了,忙叫儿子骑上摩托车带他到南阳。

  医院太平间里,面对海景的遗体,62岁的丁春显和儿子三叩首,头磕得“咚咚”响,在场的人无不动容,“海景啊,你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清官、好党员、好干部。”

  单位同事:“相处一年没见海景添过新衣”

  12月15日,海景离开整整90天。

  南阳市信访局4楼最西边,朝阳的一间是李海景生前的办公室,门框上还挂着“404”的门牌号,而今主人已不在了。

  这是一间并不宽敞的办公室,只有20多平方米。窗前是两张办公桌,西侧的一张是海景常坐的座位,桌边放着信访材料和信访杂志,连台办公的电脑也没有。

  海景工作太忙,尤其是近5年当上综合调研科科长,熬夜加班赶材料是常事儿。太晚回不了家,吃不上饭,李海景就自己想办法。他弄来一张大桌子,忙完了,他把桌子一拼,就是一张床,躺倒就睡;工作起来常错过吃饭时间,开水泡一包方便面,就是一顿饭。

  信访局局长李鹏主持信访工作刚一年,他的印象中,海景有三“不”,安排工作从来没说过“不”,干起工作从来“不”叫累,相处一年“不”见他穿过新衣。

  同学朋友:他把厚毛衣送人自己穿薄的

  在同村人李勤山眼里,李海景是个“仗义”的好兄弟。李勤山上初中时,家庭特别困难,面临辍学的危险,“海景常从微薄的生活费中挤出钱和粮,资助我,我才能完成学业”。后来李勤山金榜题名,事业有成。听说李海景不幸去世的消息,李勤山丢下繁忙的工作,从平顶山赶过来,面对李海景遗体,道不完感激和谢意……

  在大学同窗尚兵看来,海景是个“雪中送炭”的好哥儿们。1989年,他们同在南阳师专上学,那年开春,倒春寒特别厉害,大雪封门,他和另一位同学衣衫单薄,冻得瑟瑟发抖。

  李海景有3件毛衣,他把两件厚的送给这两位校友,自己穿一件最薄的。尚兵不好意思穿厚的,非与李海景换着穿不行,李海景呵呵一笑:“我长得胖,耐冻,看你瘦的,穿厚点吧。”就因为这件毛衣,尚兵与李海景成了莫逆之交。

  海景刚去世时,二哥李海宪悲痛中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南阳宛运公司的柴银选,说李海景生前借给他5000元钱,他一定要还给他的亲人。

  原来四五年前,柴银选和妻子双双下岗,没了收入连孩子的学费都缴不起。柴银选向李海景求助,李海景借给他5000元。其实,李海景的爱人余平也早已下岗,自己也很拮据,他是向二嫂借了5000元转借给柴银选的……

  下岗妻子:他只留下一部旧手机和93元存款

  可谁又能想到,这个无私的人竟那么贫穷。

  李海景是唐河县郭滩镇人,来自农村的他生活朴素而清贫。妻子下岗已10年,78岁的老母亲体弱多病,还有大哥瘫痪在床。他们一家三口,一直租住着亲戚的房子。

  12月15日来到李海景的“家”,墙面没有粉刷,卫生间的瓷砖多处脱落;沙发烂洞露着海绵;音响锈迹斑驳,没一件像样的家具。

  海景走后,家属整理遗物,只在抽屉内发现一张余额仅有93元的银行卡。

  他多年来仅有的6000元积蓄,捐给家乡修公路。2008年5月,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还鼓励儿子,把从小到大积攒的500元压岁钱捐给了灾区。

  李海景每月工资2000多元,要承担一家三口的开销。妻子余平这么多年连部手机都没有。海景用的也是朋友淘汰的一部老款诺基亚手机。

  他去世后,余平把手机留下来当个“念想”,她哭着对“海景”说:“你走了,把手机留给我,可我给谁打电话呀?”

  【人物名片

  李海景1969年生,唐河县人,在南阳市信访局干信访工作15年。今年9月16日因积劳成疾倒在工作岗位上,年仅40岁。

  推荐理由:他躺在医院太平间里,一名62岁老汉带着儿子,向他磕了3个头,哽咽着说:“海景啊,你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清官、好党员、好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