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报记者 张定有/文图

  昨天上午,尽管3个儿女一再劝说,但住在公厕内的韩书荣老太太始终不愿回家。有市民说,老太太栖身公厕已经两个多月了,神志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

  现场 含泪劝不回住公厕老娘

  昨天上午,南阳市建设东路一座公厕门口,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边织毛衣边喃喃自语,身边堆着一床被子和一张硬纸板。

  上午9时50分,两男一女来到公厕前,一见老太太,他们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年龄稍大的男子口中唤着“妈”,上前双手扶住了老太太的肩:“妈,我是谁呀?咱回家吧!”老太太一时沉默无语。“妈,你冷不冷?把这大衣穿上,咱回家吧!”随行的女子也上前劝说。老太太摸着年长男子的头,开口了:“看这一头灰,这么大了,还叫妈给你洗头!”“妈,回家帮我招呼招呼娃儿吧,这儿冷!”年轻男子开口说话。“我在这儿也住惯了,要不然你们都陪我住在街上吧,哪儿是家呀?”老太太执意不回,反倒说起胡话来。

  3个人轮流劝说了40多分钟,老太太竟发起火来,说什么不让动她的东西。最后,3人留下一堆水果后流着泪离开。围观者称,3人是老太太的儿女,12月28日下午,他们就来劝说过老太太一次了。

  关爱 市民抱来棉被、冬衣

  附近修自行车的李师傅介绍,老太太到这里后就没再离开,白天坐在厕所门口织毛衣,晚上就住在女厕所狭窄的过道内。一旦遇到有人如厕,她还主动把铺盖挪到一边。由于老太太平时根本不与人交流,一直没人知道她的身世,附近好心的市民每天就给她端些饭菜,老人并没有被饿着,只是睡在厕所内又脏又潮,让大家很同情。

  李师傅说,入冬后,一位市民担心老太太晚上被冻死,就给她拿来一床棉被和一些过冬的衣服,并给南阳市救助站打了电话,可当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赶到时,老太太却死活不跟人家走,也不肯说出家庭住址。

  记者注意到,老太太的床铺就是一张硬纸板加上一床薄棉被。知情的市民说,她平时睡觉不脱衣服,每天22时多搬进公厕,次日7时就自觉地挪出来。老太太平时并不怎么说话,每天只是不停地编织手中的毛衣或鞋子,一听见别人夸自己的手艺,她就会高兴起来。

  释疑

  儿孙满堂 老妈妈为啥非住公厕

  12月27日,南阳电视台的记者根据人们提供的线索,找到老太太的家人,揭开了老人的身世。

  原来,老太太叫韩书荣,62岁,南阳市卧龙区七里乡榆树庄村人,两个多月前流浪到了栖身的公厕。老人的大儿子陈宛强介绍,老人离家已经一年多了,此前家人多方寻找,都没有音信,没想到竟住在城区一个公厕内。

  陈宛强说,母亲20多年前和父亲离了婚,由于受了刺激,患上了精神病。在这之前,她也曾多次流浪,每次找回来后,住不上两天就又悄悄走掉了。“做工作不中,想让她回去得强制拉走,可弄回家强制住上一会儿,她的病情就更厉害了。”陈宛强说,老人一共5个儿女,看着她整天流浪,儿女不仅心疼,还担心别人说他们不孝,可强制把她弄回家后,除非将她锁在屋里,不然就又跑出来了。

  说到越来越冷的天气,陈宛强眼含热泪,他说,为了5个儿女,母亲年轻时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和累,到了现在,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再受苦,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想个办法把母亲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