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报记者 董彩红

  一个无名无姓的聋哑人,出车祸后,双腿被碾得只剩一点皮连接。为挽救他的生命,医院特开辟“绿色通道”,先为其做了截肢手术。但这种做法却遭到了随后出现的“收留人”的质疑。

  事件 为保无主病人命给其截肢

  昨日上午11时许,郑州市骨科医院纤维骨科病房,其中18床的患者,一直不停地来回扭动着上身,皱着眉头。“别再动了,这样会影响你伤口的恢复。”纤维骨科护士长秦芝霞又是打手势,又是大声说话。“他听不见,好像也看不懂。”秦芝霞介绍,18床患者无名无姓还是哑巴。12月28日8时许,医院急诊科接到了这个特殊的病人。

  当时,病人情况很危险,听说在郑州市铭功路附近被一个水泥罐车轧到,双腿被碾得只剩一点皮连接。当时,病人已出现失血性休克。急诊科护士长向医院领导请示后,医院决定为其开辟“绿色通道”,立即送往手术室抢救。

  从12月28日上午9时开始,抢救了近10个小时,直到当天下午7时许,病人生命体征才逐渐平稳。

  在为其做截双下肢手术时,纤维骨科副主任刘建惠说,说实话,她心里很难受。当时,虽然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但看他年龄仅有30多岁,很年轻。没有双腿,对他绝对是个打击。但跟保命相比,舍弃双腿也是无奈的选择。

  目前,哑巴男子的左小腿中上段、右大腿中下段的位置,进行了截肢。

  昨日下午,记者询问男子的最新病情时,刘建惠介绍,手术虽然比较顺利,但因创伤面比较大,病人失血较多,心率比较快,暂时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昨日,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位患者,是一名流浪者,经常在火车站附近被人打得头破血流。3年前,被铭功路附近一个停车场的老板倪先生收留,哑巴男子没事的时候,会帮倪先生打扫卫生或看车。

  对于医院的做法,倪先生有异议,他说医院手术前还是应该提前说一声。另外,也想着能否通过什么办法,可以找到哑巴男子的家人。

  观点

  A医院 为保命只能截肢

  “当时为保其命,只能截肢,这也是无奈的选择。”昨日,郑州市骨科医院相关人员称。他无名无姓还不会说话,也无家人、朋友陪伴。当时,更没人为其交纳医疗费。因当时找不着为其签字手术的人,病人又随时有生命危险,决不能拖延时间。所以,医院领导特开辟“绿色通道”,为其安排手术。

  昨日上午,在为其做过手术后,肇事司机一方才托人到医院交了2.5万元的医疗费。

  B朋友 截肢应该提前告知

  虽然自己算不上哑巴男子的家人,也算不上亲近的朋友,但作为收留了他3年的人,又日常相处了那么久,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年轻小伙子,没有了双腿,以后应该怎么生活是个很大的难题。

  医院做手术前,还是应该提前让家人或朋友签字,让家人有个知情权,这是最基本的一点。对于医院的解释,他也能理解,但是哑巴男子突然遭截肢的现实,他还是一下子从心理上“接受不了”。

  律师 希望民政部门介入

  对此,天之权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的张少春律师说,手术和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签字制度,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保障患者的权利。

  本次事件中,因情况特殊,医院在联系不到病人家人、朋友的情况下,及时抢救做手术,虽然,缺少了签字制度,但也是为病人着想,可以说很人性化。

  另外,为了避免发生医疗纠纷等,张少春建议,卫生部应出台有关手术前签字制度更详细的规定,例如,类似哑巴男子这样的“无主病人”,医院应该怎么做,既能保证救死扶伤,又能保证没有医患纠纷。

  这里,也可以考虑由辖区办事处或民政部门介入,做一个第三方的平台,才可避免纠纷的隐患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