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 郭亮 通讯员 吴绍和 文/图)昨日,福州总院第二住院部结核科主任李津告诉记者,被拐儿童聪聪的病情还是比较稳定,目前主要在进行抗结核治疗,因为是有创治疗,所以偶有发烧,但聪聪各方面的身体体征比较正常。另外,聪聪的身世警方也已调查清楚,聪聪国籍缅甸身世凄凉,被亲叔叔卖掉,经多次贩卖来到福建。

  昨日,尤溪县刑警大队办案民警透露,经过近20天的侦察,目前聪聪的案件已基本告破,总共抓获3名犯罪嫌疑人,并得知聪聪是被人贩子尚某会从缅甸贩卖过来,经过四次贩卖,在今年3月份被卖到尤溪林华夫妇手上。

  “因为聪聪是缅甸国籍,这个案子已经逐级上报到公安部。”尤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姜妍说,因为近期缅甸局势不明,聪聪在缅甸的具体情况无法确认,但通过其它渠道得知聪聪父母双亡,有一个妹妹也被送养,另外还有一个13岁左右的哥哥和上了年纪的奶奶,哥哥身带残疾,家里收入主要靠哥哥再外做工赚钱,因为实在无法维持生活,今年二月聪聪被自己的亲叔叔卖给尚某会。

  聪聪的养父叫严圣维,养母叫林华,家住三明尤溪县西城镇麻洋村。7月底,聪聪开始发病,辗转多家医院,8月11日来到福州总院。却因无钱医治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东快网友以及本报展开爱心行动,发倡议救救聪聪,在热心人以及总院专家多次会诊下,聪聪的病情一度得到稳定。另外,尤溪警方也展开调查,帮聪聪找家人。

  聪聪象商品一样被三人贩倒卖

  三人贩被抓获 每人从聪聪身上各榨取约1万元

  在本报8月18日报道聪聪的事情后,8月22号,尤溪警方就成立专案组,由刑警大队大队长姜妍带队前往云南侦察。

  “侦察得知,林华是和同村的田某峰联系,表示希望要个小孩,然后由田某婚和云南的张某英联系,所以我们在抓获田某婚后,三天后就将张某英抓获,但案件进行到这里的时候,陷入了僵局,张某英的上线尚某会始终没在警方视野里出现。”姜妍说,这个时候他们就考虑从另外一条线入手,寻找丢失了和聪聪特征相似孩子的家庭。在当地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尤溪警方排查了昆明、大理以及尚某会可能活动的德宏州、宝山市三月份以前丢失孩子的情况,甚至具体到自然村,但还是没有线索。

  姜妍说,在这个线索断了的时候,尚某会却突然出现,“抓获尚某会的时候,她还很诧异怎么能抓到她。”尚某会是缅甸人,上世纪80年代嫁到云南腾冲,因为家离缅甸特别近,可以随时前往缅甸,很容易隐藏。

  从尤溪警方记者得知,林华夫妇买聪聪总共花了4.1万,三个人贩子分别在聪聪身上榨取1万多元。

  “田某婚以前在云南盈江县卖过油条,和张某英认识,两个人合伙介绍过一些当地的妇女嫁到福建来,这不能说他们违法,但田某婚后来得知林华要买孩子的消息,就立刻和张某英联系。”姜妍说,据我们审讯,田某婚可能分了1.2万左右,张某英是负责将聪聪从云南带到尤溪的,她拿了1.7万左右,除掉开支,她在聪聪身上也榨取了1万多元。

  而尚某会两次前往缅甸聪聪家里,她从张某英手上拿到1.2万元现金,“但可笑的是尚某会不认识字,张某英还骗她在一张收据上画押,说收了1.5万。”姜妍说,目前尚某会花了多少钱将聪聪买来,还不清楚,但估计就一两千元。

  聪聪身世凄凉 何去何从依然成问题

  父母早已去世 妹妹被送人 哥哥身有残疾

  “据尚某会交待,聪聪是缅甸景颇族人,姓郭,家人都叫他小佬,尚某会去他家两次谈好价钱,由聪聪的亲叔叔将聪聪买掉。”姜妍说,因为目前缅甸境内情况特殊,警方还不能跨国侦察,但通过其它渠道得知,聪聪家离中缅边境也很近,在一个叫拉嘎山的地方附近的寨子里。

  据云南当地警方的线人到聪聪家实地探访得知,聪聪的爸爸妈妈早已过世,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妹妹,哥哥13岁左右,帮人做工,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妹妹因为养不起也被送人了。70多岁的奶奶,据说还有吸毒,没有能力照顾聪聪。

  姜妍说,现在聪聪的情况又有点难办了,即使解救出来,也没地方送,而且寄养到福利院也好像不现实,“目前只能先给聪聪治病,另外聪聪的这个案件我们也逐级上报到公安部,由上机部门来研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