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兰批保姆事件引发对家政行业关注

  安徽合肥,21岁女大学生薛雅(左三)在教同学如何护理老人。薛雅毕业于蚌埠医学院高级护理专业,她参加培训准备到北京去当“保姆”。 李博摄


  实习生 欧阳泱 本报记者 黄冲

  最近,“桑兰博客批保姆”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对家政行业的关注。由于保姆突然提出回家,无人照顾的桑兰写了一篇《什么是家政服务》的博客,表达了对自己保姆工作的不满。这篇博客引起了网友强烈争议,也引发全社会对家政行业的反思。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也体现出这种争议:29.6%的人支持桑兰,认为保姆对她照顾不周;21.8%的人支持保姆,认为桑兰要求太苛刻。更多的人(39.6%)则说“两人都有不对的地方,应该当面沟通解决”。

  是什么造成了雇主与保姆关系的紧张?

  北京正祥和家政服务公司经理王一丹,最近也在关注桑兰的博客。她说,从桑兰发在网上的照片来看,那个保姆做得确实不对。“毕竟拿了2500块钱的工资,这与桑兰家的工作量是相符的。保姆如果觉得做不下来,就应该找公司反映,公司再找客户商量。”

  但也有50.0%的人指出,不管怎么样,桑兰都不该暴露保姆的隐私。一位受访者留言说,感觉桑兰有点不尊重保姆的隐私。人都是平等的,多尊重别人,别人也会关心你的。

  长春的孙女士跟家里的保姆相处10年了。因为保姆今年要结婚,孙女士只好开始物色新保姆。但她很快发现,想找到一个合适的保姆太难了。

  孙女士试过多种找保姆的方法。先是让农村亲戚介绍,介绍来的保姆干活很细心,但总嫌一个月1500元的工资太少,干了两个月就不干了。孙女士又去了家政服务公司,头一个保姆也是干了几天就走了,理由是孙女士家睡觉太晚起得太早。两星期前总算找到了一个保姆,孙女士对她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满意又走了。“我现在特别想念家里以前的保姆,各自的生活习惯互相都很清楚,那真就像一家人一样啊。”

  调查中,64.6%的受调查者都曾请过保姆,但仅有7.1%的人表示对保姆完全满意。是什么造成了目前雇主与保姆关系的紧张?46.7%的人认为是雇主和保姆对生活、卫生的要求不一样;46.0%的人认为是家政从业人员素质偏低。

  “说家政服务人员素质低,我觉得好多雇主还不如我呢。”5年前,张阿姨从四川来到北京做家政,这些年她换过不下10个雇主。“之前一个雇主,明明看见我刚换的衣服,还说‘这套衣服不行,换一套,抱孩子的时候再换一套’。我每次干活都要换好几身衣服。但他自己就是一套衣服穿很多天,下班回来照样抱孩子。就我脏,他就不脏。可你怎么说?只能受这份气。”

  在张阿姨看来,信任是个更大的问题。有一次她打扫屋子,看见一张报纸,掀开一看全是钱。她什么也没说就把报纸盖上了。女主人回家后赶紧回屋里悄悄数这堆钱。“还有雇主会在茶几上放一个盒子,里面全是零钱。别看是零钱,他们心里都有数。一旦少了,你明天就不用来了。他也不问是不是家里其他人拿了,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调查中,30.4%的人认为现在社会尚存对保姆的歧视,难以平等对待;28.8%的人认为保姆和雇主很难有效沟通。

  家政行业不能再做“一锤子买卖”

  调查中,45.6%的人表示如今已很难找到合适的家政人员。“保姆荒”正日趋严重,随着我国家庭小型化、人口老龄化等趋势日益突出,“空巢老人”、“留守孩子”不断增多,人们对专业家政服务的依赖也越来越大。根据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统计,目前全国家政服务员呈现供不应求趋势,家政服务人员缺口在1000万以上。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郑丹丹认为家政服务缺口,与行业不规范、社会地位不高有关。现在家政服务人员的收入并不低,但很多人不把它当成一份职业,从事家政的时候还是有心理障碍。

  家政人员钱阿姨说,如果能够被雇主理解和尊重,活儿多点都无所谓。做家政的,最大问题不是吃苦,而是受气。“我中午在家里吃饭的话,基本就是热热剩菜就对付过去了。晚饭你不在他家吃,他就把很多菜拿出来,等你把一道道菜做好了,端上来。‘行了,你回去吧’,他就把你当旧社会的老妈子看。”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马戎则表示,能雇得起人的家庭与受雇者的收入水平、社会地位差距很大,矛盾难以避免。雇主会说,我是花钱买你的劳动,有权要求你服务的质量和态度;而家政人员会觉得,这是一个伺候人的工作,雇主对待他不公平。

  郑丹丹教授就宁愿请钟点工也不愿请保姆。因为在她看来,雇主与钟点工出现矛盾的风险相对较低,而与住家保姆的风险就会大得多。社会等级是个抽象概念,但落到个体身上,会造成双方情感的紧张和冲突。一些人总觉得人家是保姆,是佣人,然后对人家不公。这种社会情感的紧张在同一个屋檐下是很危险的。

  调查中,63.8%的人表示,家政业应被充分尊重,家政服务人员和雇主是平等的。

  孙女士觉得,现在再想通过长年相处达到亲如一家的状态,已经基本不可能了。只能依靠对家政人员的培训教育来提高服务质量。她建议将家政人员交由正规机构统一管理,保障他们的劳动权益,也方便随时监督。

  调查中,52.7%的人认为造成雇主与保姆关系紧张的首要原因,还是在于行业不规范,缺少对保姆的有效管理。

  如何鼓励更多人进入家政市场?公众提出了一些建议。47.4%的人指出雇主应与家政人员签正式劳动合同,保障双方权益;41.1%的人认为应严格家政服务人员资格审查,实行持证上岗;40.9%的人建议将家政服务人员交由正规机构统一管理。

  “许多人认为,如果保姆隶属于家政服务公司,管理就规范了,实际上没那么简单。”王一丹经常会遇到一些麻烦事,比如一些保姆无视合同期限不辞而别,连公司都找不到人。在她看来,很多员工还是没有职业意识。

  “打一枪就走的路边小摊,一般会缺斤少两,坐商就不会。”郑丹丹建议建立一个相对透明的信息机制,在这个机制下,保姆如果在一家客户偷了钱,就永远找不到工作,同时哪一家雇主虐待了保姆,他也很难再请到保姆,“家政行业以后的调整方向,应该是延长这个行业的博弈链,而不是做一锤子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