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老太拾荒供养九旬母亲

破旧不堪的小屋里,每顿饭依靠每天卖废品得来的几元钱。 王锋 摄


  住着破旧的、昏暗的、漏雨的小屋,吃着捡来的、别人送的食物,每天给母亲洗脚、暖被窝,用饮料瓶子给母亲制作“热水袋”……

  说起拾荒养活九旬老母,72岁的孙法菊根本不觉得自己有多苦。

  但是一提起老母当年为养育自己和弟弟所吃过的苦,她的泪水不由得往下掉。她说:“3岁时,我爹死了,我娘还怀着我弟弟。我娘要饭养活我们姐弟俩。你说,我怎么能够不养活母亲?不养老人是要遭天谴的!”

  ■最容易满足的“家”垃圾尽头便是家

  12月11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民族医院后边徐家花园73号东侧附近,这里有一条很窄的胡同。胡同两侧墙根处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垃圾,这都是孙法菊捡回来的“宝贝”。

  在垃圾堆中曲曲折折向前穿行了大约100米,记者看到了两间几乎要倒塌的小屋。

  屋子里又黑又暗,门口挂着的塑料袋里装着一些吃的,已经发了霉。

  孙法菊佝偻着身子,正在一个小小的蜂窝炉子上煮地瓜粥。

  屋里很冷,孙法菊的母亲坐在床上,目光炯炯有神,安详地看着女儿在一旁忙活。记者问她冷不冷,她拍了拍盖在腿上的一床新棉被说:“不冷了,不冷了,好心人昨天送来了一床被子。”

  孙法菊告诉记者,《济南时报》12月10日刊发了她拾荒的一张照片后,很多热心人前来看望她和她的母亲,让她很感动。

  小屋很破,但孙法菊已经很满足了。她说:“我和我娘在这里住了将近20年。前段时间说要拆迁,我真的很害怕。还好,人家知道我的情况后,让我继续在这里住。”

  ■最艰辛的回忆寡母讨饭把她和弟弟养大

  记者问孙法菊苦不苦,她笑了,说:“比我苦的人多着呢,我毕竟还有地方住。我不苦,就是苦了我老娘了。”

  提起母亲当年的艰辛,孙法菊的眼里突然流出浑浊的泪水。她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用老树皮一样的双手去擦拭。

  孙法菊说,她是江苏邳州人。她3岁时,父亲去世了,母亲还怀着她的弟弟。“我娘没有改嫁,硬要把我弟弟生下来。她说,只有生了男孩,她在家里才有地位。”

  生了一个儿子,孙法菊母亲的日子并没有好起来。为了养育两个孩子,她曾经乞讨多年。“我弟弟小时候经常生病,每次生病都把我娘吓得半死。她养育我们姐弟俩真是不容易啊!”说着说着,孙法菊又抹起了眼泪。

  后来,孙法菊的弟弟来到山东读书,孙法菊则在老家和母亲住在一起。

  ■最无奈的现实弟弟“失踪”了 家人太贫穷

  大约25年前,孙法菊的弟弟孙法仁(音)将母亲接到济南。没过几年,孙法仁便让姐姐来济南照顾母亲,原因是母亲和他的妻子过不到一块儿去。

  再后来,她的弟弟搬到了泰安,三四年前突然“失踪”了。“我弟弟其实很孝顺。他的老婆得过病,借了很多钱,他们一家好像躲债去了。”孙法菊说。

  孙法菊自己也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徐州,女儿在济南一处集市上做着小买卖,女婿早就下了岗。“女儿对我很好,对她姥姥也非常好。你看,这电视机是她买的,煤也是她买的……就是太穷啊。”

  以前,屋里没有东西生火,她就去附近烧烤店要一些人家不用的碎煤点火取暖。后来,女儿给她买了一个小炉子,既能做饭,又能取暖。

  ■最忠诚的回报捡来的小狗从不嫌她穷

  在破旧的小屋里,一只小狗时不时在孙法菊的腿上蹭来蹭去。

  说起小狗,孙法菊的脸上晴朗了许多。她说:“它太忠诚了,每时每刻都跟着我,从不嫌我穷!”

  今年年初,孙法菊外出拾荒,在一个垃圾堆里看到了一只流浪狗,左眼残疾。她觉得小狗可怜,就把捡来的骨头扔给它。

  小狗找到了归宿,她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没办法,她就收留了这只小狗。

  “它不吃馒头,只吃我捡来的骨头。只要有人动我的车,它就上去朝着人家大叫。”

  ■最温情的“发明”饮料瓶子?暖水袋

  地瓜粥煮好了,孙法菊给母亲盛了一碗。她的母亲端起碗来,吃得很香。

  每天上午,孙法菊都要先把老母亲安顿好,然后才出去拾荒。“冬天了,天气比较冷,我起来得比较晚。”

  “多睡一会儿对身体好。”记者说。她见记者误会了,连忙说:“每天晚上,我要给我娘暖被窝。早上我要是起来早了,容易把风弄进被窝里,那样我娘不就遭罪了?所以,我得晚起。”边说,孙法菊边从被子里拿出一个饮料瓶子来。

  “这是什么?”记者问。孙法菊说,她买不起热水袋,只好把热水灌进瓶子里给她的母亲暖脚。“这个‘热水袋’有两个作用,既可以暖脚,又可以解渴。我出去捡破烂,如果我娘渴了,她不用起床,直接喝这瓶子里的水就可以了。”

  孙法菊的母亲告诉记者,女儿每天晚上都帮她洗脚,每隔一天都帮她洗一次头。

  ■最质朴的心愿和弟弟一起为母亲送终

  在济南,孙法菊遇到了很多好心人。一家花店的工作人员经常给她送一些吃的。12月10日晚上,三位热心女士骑着电瓶车找上门来,送来衣服、被褥、花生油和卫生纸,还留下了500元钱和500元购物卡。

  孙法菊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找到“失踪”的弟弟。“我的背驼了,身体不大好,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就没人照顾我娘了。希望弟弟回来,和我一起给娘养老送终,叶落归根。”

  上午11点左右,孙法菊看了看炉子里的火,为母亲盖好了被子,锁上那扇破门,又推起她的破旧三轮车,出门拾荒去了。

  身后是她无比牵挂的老母,陪伴在她身边的,是那只无比忠诚的流浪狗。

  (记者黄智义 实习生韩林廷)

 > 相关阅读:

  视频:拾荒老太给低保户发红包过年

  视频:18岁拾荒者跳入冰冷河中救落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