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报1月10日报道 1月8日下午2时许,四川省内江市凌家至富隆方向发生一起车祸,一对父子骑乘摩托车与一辆大客车相撞,致1死1伤。

  这本是一起普通车祸,但据死者家属反映,车祸发生后,死者张厚明并未当场身亡 视频:男子遇车祸未死被送往殡仪馆冷藏致死 来源:东方卫视《东方新闻》 ,却被到场的120出具死亡通知书,并直接拉到当地殡仪馆冷藏。车祸发生5个小时后,家属在殡仪馆发觉亲人并未死亡并再次求救120,在另外一家医院抢救一个多小时后,张厚明不治身亡。

  更为离奇的是,昨日清晨,当地警方派出大批防暴警察,从医院强行拉走张厚明的尸体,张家亲属阻止未果,双方一度发生撕扯。事后,内江市政府派出由公安局、卫生局、司法局等单位组成的事故处理小组与家属协商,截至记者发稿,未达成任何共识。

  车祸两小时后120到达

  张厚明今年46岁,住在内江市区,平时与儿子在内江市下辖的凌家镇一处工地做工。1月8日下午2时许,他与儿子收工后骑摩托车返家。但在离开工地约三四公里处,与一辆城际班车相撞了。

  与张厚明在同一工地做工的尤先生在当日下午3时10分许到达现场,一眼就认出了张厚明。他昨日向记者回忆:当时,张厚明侧卧在路边,身边的鲜血已经凝固,他儿子则仰面躺在马路中间,身体被摩托车压住,周围围满旁观者。围观者告诉他,车祸发生时间在下午2时30分左右。

  尤先生说,他马上拨打了120。内江市中医院出具的一份急救电话接听及出诊记录显示,尤先生来电时间为下午3时10分。

  但是约在尤先生到达现场一个小时后,内江市中医院的120急救车到达事发现场。内江市中医院院前的急诊急救记录显示的到达时间为下午4时22分,即差不多事故发生两小时后。

  事后,医院解释急救车之所以此刻到达,是“因为在高速公路堵车严重”。

  同样住在内江市区的尤先生说,事实上,从事故现场到市区的距离,他每天骑摩托车约1个小时。他无法理解为何120比摩托车还要慢。

  120诊断:死亡,就地处理

  尤先生与多名围观者均回忆,120到达后,一名女医生蹲在张厚明身边查看,并做了心电图。之后,便将其抬到一辆中巴车上。同时,急诊医生对躺在马路中间的年轻人进行了现场包扎,抬入120急救车。

  在内江市中医院所做的张厚明的心电图备注中,初诊的结果是:呼吸以及心跳停止;病情判断是:死亡,“就地处理”。

  120回院:不知死者何在

  此时,守在医院等候120急救车回来的张家人并不清楚以上情况。据张厚明的弟弟张厚彬介绍,当时他们是从尤先生处得知自己的哥哥及侄子遭遇车祸,后从120处得知是内江市中医院出诊,便在医院等候。

  下午5时50分,120急救车回到医院。张厚彬说,他与十几名亲人在救护车上只见到自己的侄子,并未见到哥哥张厚明,问及医生,医生摆手示意,“人走了”。追问哥哥身在何处,答:不知道。

  人在冰棺里:呼吸18次/分钟

  这时,有人提议到内江市青龙山殡仪馆看看。一家人赶往殡仪馆,张厚彬说,当时大概是下午5点多,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说,没有人被送来。大概十几分钟后,一辆桑塔纳轿车与一辆中巴车前后进入,再问工作人员,答:是送来个人。

  被送来的正是张厚明,此时他已被装尸袋包裹,放在冰棺中。工作人员拉开装尸袋让其家人辨认,“我爸爸发觉哥哥脸色通红。”张厚彬说。就试着摸摸脉搏,居然有脉搏!再摸摸胸口,也有心跳!

  一家人抬着张厚明便向外跑,同时再次拨打120。这次来的是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他们接到电话时间是晚上6时58分;到达的时间是晚上7时18分;检查的情况为:体温36.8摄氏度,脉搏74次每分钟,呼吸18次每分钟。

  1月8日晚上8时14分,即在从冰棺里被家人“救出”1小时左右,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出具了张厚明的死亡通知书。

  家属怀疑120伪造出诊单

  此前内江市中医院出具的120出诊记录与院前急诊均显示,车祸伤者张厚明,车祸后呼吸、心跳停止,但是张厚明根本就没有被急救车送到过中医院。“当时那么多人在场。”张厚彬说,“当时救护车上就只有我侄子一人,而且我们问过医生,医生也说不知道他在哪里。”

  张家认为这是医院后来“自己补充的伪造的出诊单”,目的是推卸责任。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出具的病历副本上表明,患者张厚明系因车祸致昏迷,口鼻溢血,具体时间不详,“入院前具体受伤时间及情况无法了解,死亡原因是重度颅脑外伤,脑疝形成”。同时备注:家属代诉,车祸后4小时余。

  事后,张家拒绝将张厚明的尸体停放于医院的太平间,并希望内江市中医院对张厚明的死亡做出解释。

  谈判无果 尸体被人抢走

  1月9日清晨5时左右,内江市政府工作组与张家就此展开协商。张厚彬说,官方闭口不谈张厚明未死即被送入殡仪馆一事,谈判很快不欢而散。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据张厚彬的四弟张厚贵回忆,大概是昨日5时30分左右,家属与官方谈判的会议室外,突然出现几十名手持盾牌的特警,张家家属被隔离在会议室内。而在另一边,则有十几名不明身份的人员与张家的亲人抢夺张厚明的尸体,家人反抗,发生拉扯。张家亲戚一年仅一岁的小孩被摔在床上;张厚贵欲用手机拍照,手机被夺走扔进马桶。

  “此后,政府的调查组开始与我们谈判,主要是要赔偿我们30万元。”张厚贵说,“对于我们要求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的要求,调查组一直避而不谈。”据张家反映,自从张厚明的尸体被“夺走后”,便不知所踪,几次索要均遭拒绝。

  家属索赔152万元

  昨日,内江市成立了由公安局、卫生局以及司法局等组成的调查组再次与张家进行了两次协商。第一次协商从昨日下午3时至晚上6时左右结束,双方在赔偿数额及责任认定上均无共识。

  昨晚9时,内江市政府派出一名副秘书长带领政府的律师与家属再次展开协商。张家要求赔偿152万元并追究相关人员刑责。该副秘书长表示,政府最多只能赔偿20万元。他说,按照农村人口与城镇人口赔偿的差异,张厚明(农村人口)最多只能获得15万元的赔偿,政府赔偿20万元,“已是多给”。随后,政府的律师也向张家诵读了相关的条款。

  官方表态

  医院失误但无刑责

  对于张厚明的“死而复生”,内江市政府的一名副秘书长解释说,这很可能是医生检查的时候张的确是休克了,但在后来的运输过程中“经过颠簸又缓了过来”。在场的内江市卫生局的一名处长也表示,这种情况很可能是“被颠簸而导致活过来了”。因此,他们认为,医院工作人员可能在检查时有“疏忽”,但是绝对没有刑责。

  至于发生在昨日清晨的“抢夺尸体并殴打家属”的情况,该副秘书长表示需要调查后再做出决定,而究竟是谁决定将张厚明送往殡仪馆,也是正在“调查之中”。昨日清晨加派了众多的特警在场,是“因为执法的需要,当时是在正常的执法,防止意外事件的发生”。

  (本文来源:云南信息报 作者:刘伟)


男子遇车祸未死被送往殡仪馆冷藏致死

男子遇车祸未死被送往殡仪馆冷藏致死

来源:东方卫视《东方新闻》

播放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