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收养1个老人和4个孩子拾荒供子女读书(图)

何师傅带着“小女儿”在武汉一高校捡垃圾 记者萧颢摄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记者蔡青 特约记者刘春斌 通讯员魏文涛) 31年来,他先后收养了一位老人,4个孩子。除了身边3岁多的“女儿”,其他三个孩子与他的亲生儿子一样,均考入大学。而为了照看和供养正在读研的“二女儿”,他住在东湖风光村一间小出租屋里,靠在武汉一所大学附近捡垃圾、擦皮鞋维持生计。

  今年62岁的何师傅,因为本报一次偶然的寻亲行动,被记者“发现”。尊重何师傅的意愿,本报不透露他的名字。但他的行为,必将感动许许多多的人。

  意外

  寻亲路上遇到传奇人物

  4天前,在东莞工作的肖女士,托本报寻找其25年前失散于天门的妹妹。记者在天门城区寻访多日,打听到天门的何师傅曾收养一个女儿。然而,何师傅一家已经不在天门,几年来跟老家断了联系。昨日,本报刊发《寻亲途中,收获一串温暖的往事》后,当日一大早,大冶的柯先生给本报来电:我曾在武汉某大学见过这位师傅,他在那里捡垃圾,供养读研究生的养女。

  记者几番打听,终于在东湖风光村一间四五平方米的出租屋里,找到62岁的何师傅。他不好意思地说:我这里太乱,我们到外面谈。

  何师傅的脖子上骑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女孩仰头,看到有只风筝在飞,问:“爸爸,那是什么?”何师傅说:“那是盯着地面的眼睛,谁做坏事了,它都看得到。”女孩似有所悟,说:“那我就听你的话,不吵你。”几个小时下来,小女孩一直倚在何师傅的怀里,很乖巧。

  话题从小女孩谈起。何师傅回忆,2007年1月,他乘客车从天门到武汉,路过汉川一加油站时,一名20多岁的妇女称上洗手间,将女婴放在车上,就没再露面。乘客们后来在包裹女婴的棉布里,发现一张纸条,“11月29日,项”。

  客车开动了,满车的乘客都在议论,是哪一家狠心的父母把孩子遗弃了。何师傅不忍心,将女孩抱回家中,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项茁林。“孩子是在我的肩膀上慢慢长大的,我希望她今后茁壮成长。”

  传奇

  收养一个母亲四个儿女

  记者从天门市民政局获悉,何师傅有5个孩子,仅1980年出生的大儿子是亲生的。其余的4个子女,都是收养的。

  何师傅回忆,1984年3月,他在天门人民医院门口看到一个被遗弃的女婴,顿生恻隐之心。领回家后对妻子说:也是一条生命,我们留下来吧。想不到当年12月,他又在天门大桥附近,捡回一个襁褓中的女婴。妻子建议他去找民政局。当年的民政局有些为难,对何师傅说:我们暂时没有安置这些小孩的地方,你先领养一段时间再说。

  1986年3月,何师傅为老父送葬,在天门市殡仪馆通往皂市镇的路边,又看到一个被装在篮子里的男婴,穿一件粗布袄,瘦骨嶙峋,脸上红斑点点,嘴唇翕动着。何师傅这次没“动心”。但他离开后不放心,回去看到男婴还在原地。他把男婴一把搂在怀里,抱回了家。

  昨日,记者在天门竟陵城区找到何师傅的多位邻居。他们说,当时,何师傅家里除了6岁的儿子,还有两个2岁的“女儿”,一个刚抱回家的“小子”。另外,还有一个七旬老奶奶,是从京山县领养回来的。

  那是1979年,何师傅到京山县杨集人民公社打井。他在临时居住的村子,看到62岁的孤寡老人左传香,因腿脚不便,每天用土罐子打水,便对老人说:“我9岁时母亲就去世了,我很想有个妈,您跟我回天门,我为您养老送终吧!”老人不相信何师傅的话,以为他只是说说。后来,何师傅一层层办好了认养手续,把老人接回了家。老人活到86岁后去世。

  艰辛

  遇到便宜菜背回一麻袋

  何师傅的家庭条件并不好。这么多的孩子,光吃饭都成问题。

  何师傅说,他家里根本就买不起牛奶,于是根据村里一个中医的建议,“发明”了一种土食:用10斤大米,1斤芝麻,1斤红豆,1斤绿豆,1斤黄豆,泡后蒸熟,摊平晾干,再磨成细粉,喂养几个小孩,“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喝上好牛奶,可我实在没有钱啊,只能想这些土法子。”

  1986年,就在第3个孩子捡进门时,大女儿得病了,半个月低烧不止。何师傅把孩子送到天门人民医院,检查为先天性肝胆不通。当时的李院长与武汉协和医院取得联系,决定将患儿转院,但需要上万元的医药费。

  何师傅砸锅卖铁到处借钱,老母亲左传香把攒了多年的200元也拿出来了,最后只凑了4000元。何师傅找到了时任天门市委书记龙望友。

  这段经历,曾在天门市委工作的邓秘书昨回忆:当时在市委大院,龙书记找来市妇联、市民政局的负责人,要他们尽量补贴一些钱,不够的部分,向全市发出募捐。但何师傅却谢绝了,他说:我不能这样麻烦社会,否则别人会认为我没有能力抚养这些孩子。你们帮我贷款5000元,我用一部分给孩子治病,一部分租辆的士开。

  龙书记很赞同,为何师傅解决了5000元的无息贷款。龙书记还出面帮几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

  孩子转到协和,命保住了。何师傅租了一辆的士,在天门城区没日没夜地跑。家里粮食短缺,他有时在外地碰到便宜的蔬菜,就买一麻袋回家,够吃好一阵子。

  欣慰

  捡的三个孩子进了大学

  2000年前后,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相继要读高中了。2001年,二女儿考天门中学只差几分,一分要多出2000元钱。

  何师傅带着孩子找到校长,恳求减免费用,但校长不同意。何师傅一下子跪在校长面前。校长说:你不要来这一套。懂事的女儿拉起他的手说:爸爸,我到其他学校一样能读好书,我会发奋的。

  此后,天门一位领导听说了这件事,帮何师傅联系了市实验高中。而他的亲生儿子,则在偏远的渔薪中学念完了高中,每周从家里带一坛腌菜。

  何师傅的大儿子已经从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如今在北京工作;大女儿从湖北大学毕业后,在杭州找到工作;二女儿正在武汉某重点大学读研究生;二儿子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在汉工作。

  人生做好两件事——

  上敬仰父母 下抚养儿女

  “我9岁时母亲去世,父亲又被打成右派,饱尝了艰辛,是好心的街坊和邻居收留了我。以后看到别人的孩子受苦,我就会想到自己的童年。我父亲是个老革命,曾在李先念的部下当兵,平反后,经常告诫我做好人生两件事:上敬仰父母,下抚养儿女。”老何平静地说。

  几个子女相继考上大学后,何师傅2004年搬到武汉,一边打工挣钱,一边照看子女们的生活。

  每月,他给每个孩子400元。孩子们都很懂事,参加勤工俭学,有的还拿了奖学金。

  二女儿考上研究生后,老伴到北京带孙子去了。有一次,老何在捡破烂时与女儿在学校相遇,他连忙躲闪。懂事的女儿却拉起他说:“爸,你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什么。我支持你!”那一刻,他老泪纵横,搂着女儿说:“孩子,爸爸的付出太值得了。”

  昨晚,何师傅的大儿子从北京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已经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爸爸的报道了。“我理解爸爸所做的一切。爸爸很平凡,他不事张扬,但在我们子女的心中,他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