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队长打黑中劳累过度殉职(组图)

帅辉(前排左二)和同事查看缴获的枪支 奉节县公安局供图


刑侦队长打黑中劳累过度殉职(组图)

战友泪别帅辉


  11月28日凌晨5时,从警18年的奉节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帅辉,在执行抓捕任务前夕,因连续工作劳累过度,突患心源性心脏病,后经医院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39岁。

  帅辉殉职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薄熙来,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黄奇帆,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先后作出批示,对帅辉英年早逝表示痛惜,指示要安抚好家属,妥善处理后事。

  情报组长找到案侦突破口

  6月23日,帅辉和战友们进驻打黑基地,开始对盘踞主城、涉案上百人,长时间、大规模进行聚赌、放水等犯罪以及实施杀人、伤害等暴力犯罪的某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秘密侦查。

  专案组从几百里外的奉节来到主城,人地两生。帅辉担任情报信息组长,他的当务之急是要带领战友们先查清团伙的组织架构以及成员情况。

  虽然情报显示团伙头目邓某10年前就开始聚赌并大肆放高利贷,从中获利达千万元之巨,但哪些人是这个黑恶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专案组一无所知。

  如何打开突破口?帅辉冥思苦想。从邓某的通讯着手!他灵机一动。

  在相关部门的技术支持下,帅辉从成千上万个数字信息中梳理出120多个可疑号码,最终锁定30多个重点号码。然而经过初查,帅辉发现犯罪嫌疑人用的手机号码大多没有登记身份证信息,而且已全部停止使用。

  侦查工作又陷入困境。

  抓个“舌头”揭开团伙架构图

  “先抓一个‘舌头’,然后顺藤摸瓜!”帅辉再次建议。根据已查清的线索,警方直扑四川省邻水县,经过一周蹲守,秘密将团伙关键成员刘某抓获。

  根据刘某交代,这些团伙成员出逃后全都采取了“单线联系”的招数:废弃旧号码的同时启用新号码,且只有一个同伙掌握。自以为万无一失的他们哪里知道,棋高一着的警方,从组织架构中低级别人员开始,顺藤摸瓜层层往上抓,几乎是一抓一个准。

  由此,一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架构图赫然在目。根据这一重大发现,专案组掌握了陈某、邓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事实。

  宾馆里扮保安拿下“黑老大”

  经侦查,专案组发现该团伙另一名骨干分子杨某某出现在四川峨嵋一家宾馆,帅辉与战友们驱车赶赴峨嵋。

  杨某某身负命案且性格暴烈,很可能身携凶器,“必须一招制敌,不给其任何反抗的机会!”指挥长下令。

  帅辉建议由他扮成宾馆保安伺机接近杨某某,寻找下手机会。几分钟后,他身着保安服出现在杨某某所在的楼层,其他战友则隐身于对面房间,静等杨某某出现。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几个小时后,凌晨2点,机会来了——杨某某打电话到总台,要求送一碗方便面到房间。帅辉端着面,神色自若敲响了房门。

  杨某某隔着猫眼一看是个保安,心里有些犯嘀咕。他犹豫了十几秒后,还是开了门。门刚开一条缝,帅辉与战友们将他猛扑在地,铐了起来。

  转战开县密捕涉黑嫌疑人

  10月9日,帅辉又受命赶赴开县,投身新的打黑专案中。据调查,这一团伙在当地欺行霸市,采取暴力垄断沙石、采石场,还将一群众砍成重伤,民愤很大。

  案情错综复杂,每天的工作异常繁忙。特别是11月10日后,专案组全体民警天天加班加点,分析、调查、蹲守、跟踪、抓捕、审讯,很少能睡上一个囫囵觉。

  案子一路深查下去。11月24日,专案组抓获与主犯来往密切的关系人刘某。根据他的交代,民警直奔一家歌城抓捕另一重要嫌疑人吴某。见歌城内人多眼杂,为不走露风声,专案组决定将吴某诱出后密捕。于是帅辉令同去的刘某打电话给吴某,借故约吴某到宾馆见面。

  吴某大摇大摆一进宾馆就被按住。当晚,帅辉再次带队攻破吴某,由此查明团伙头目毛某的藏身之处。11月25日,专案组在南充将毛某擒获。

  抓捕出发前 老刑警倒了

  27日上午,对嫌疑人的新一轮审讯又开始了。晚上7时,专案组召开会议,就下一步工作进行部署,并准备当晚对几名嫌疑人进行抓捕。

  会议到次日凌晨2时才结束。这时,帅辉忽然感到身体不适,周身发软,胸口发闷。指挥长见状,让大家先稍作休整,待凌晨5时出发实施抓捕。

  凌晨5时,帅辉叫醒同屋的涂翔,让他去叫醒其他战友。待涂翔叫醒其他人返回房间,发现帅辉脸色苍白,一手捂胸,一手撑着床沿:“我……右胸痛……”

  涂翔忙叫来战友梁剑,一起扶着帅辉上车直奔1公里外的县医院。到了医院,坐在推车里的帅辉吃力地说:“今天抓捕我恐怕去不成了,莫管我……”很快,他脸色发青,陷入昏迷状态。

  11月28日清晨8点零8分,帅辉静静地睡着了。

  他太累了…… 本栏稿件由记者 唐中明 采写

  妻子 从来不怪丈夫“傻”

  帅辉的家庭条件不好,父母体弱多病,靠给人看煤窑为生,而妻子王芳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几年前,有个同事的妻子想约王芳一起开个小店谋生,需要每家出资1万元,帅辉却拿不出这1万元。

  看着帅辉家庭负担如此沉重,一位要好的同学问他:你老家那么多小煤窑,你一个刑警队长还是有点权的,找个老板搭个股什么的该没问题呀,干嘛不去?帅辉说:“我做事不会让别人说,我要对得起老百姓!”

  对于丈夫的“傻”?王芳从来不怪,相反,她深深地以他为荣。在这个柔弱的女子心中,只要有丈夫在,穷也好,聚少离多也好,她都能接受。

  丈夫去世后,哀恸之中,这位并未受过多高程度教育的柔弱女子却说出了一番令人肃然起敬的话:“我觉得,两口子在一起,讲的不是时间的长度,而是厚度,是质量。嫁给帅辉,我不后悔!嫁给刑警,值!”

  老父 “莫要去想儿子的好”

  就在帅辉临终前两天,他和母亲通了电话。母亲听出他声音有点恹恹的,问他怎么了?他说“妈妈,我很累,不想说了,我过两天打给你。”可是,两天后,老人家等来的却是儿子去世的噩耗……

  帅辉因公殉职后,老母亲眼中已没有眼泪,只是喃喃:“要是我儿子不走,还能为国家做更多事……”

  帅辉的母亲曾经希望儿子土葬,帅辉的父亲一听大怒:“帅辉生前就没违法乱纪过!他死了,你想给他抹黑?”

  这位坚强的老人强打精神劝慰老伴:“这时你莫去想他的好,要多想想他有哪些不乖!”可是,当独自面对儿子的照片时,他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

  失去父亲后,帅辉的儿子起先哭得死去活来,后见妈妈悲痛欲绝,这个才10岁的孩子竟硬生生地没再放声大哭过,他坚定地说:“我长大了也要像爸爸一样当警察,我不怕危险,我要报效国家!”

  战友 辉哥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昔日的战友们说起他们的“帅大队”、“帅哥”、“辉哥”,这些七尺男儿个个泣不成声。

  战友文显辉说,“2006年,我的父亲病了,向辉哥请假,辉哥正忙着,就叫我快去。没想到就在当晚,辉哥忙完工作后,竟开车赶到我家去看望老人。要知道,这里离县局足有100多里呀……”

  1996年3月16日,帅辉与金鑫等几名战友在抓捕3个涉嫌纵火准备逃跑的持刀歹徒时,歹徒疯狂反抗,一刀捅中金鑫。帅辉大吼一声,与对方殊死搏斗,被一铁棒狠狠打在后背。紧急关头,增援的战友们赶到了,帅辉不顾伤痛,背起生命垂危的金鑫往医院狂奔。“兄弟,你撑住,你一定要撑住……”帅辉的汗水与战友的鲜血混合在一起,顺着台阶往下淌……在医院里,他眼睁睁看着金鑫闭上了双眼,一拳砸在墙上,当场哭得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