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上午9时30分,沙区法院第四审判庭。

  “我以为给他找了媳妇就能好了,结果现在媳妇被他气得离了婚,他还整天找我要钱出去赌博!”原告席上,61岁的熊大爷戴着老花镜,气呼呼地念着起诉书。

  熊大爷告的是他儿子、33岁的小熊。自从初中毕业之后,小熊就一直没个正经工作,不但不能自食其力,还经常向他要钱出去打牌。熊大爷本以为给儿子找了媳妇之后,儿子就能懂事起来。没想到,因为儿子不上进再加上脾气不好,媳妇气得跟他离了婚,还丢下一个四岁多的孙子。

  熊大爷在华岩一村有套30余平米的房子,现在一家人住在里面。本应安享晚年的熊大爷,感觉再也不能忍受了,到法院打起了“排除妨碍”的官司,“他这明显是在“啃老”,我现在要他搬出去自食其力!”

  “找不到工作又不是我的错,现在那么多人没有工作。”坐在父亲对面,熊大爷的儿子小熊没有看父亲一眼。“那父亲说不想让你再“吃”他了,让你搬出去,你是什么意见?”,法官问。“我没工作,又带起个娃,我不吃他怎么办嘛?!”小熊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父亲没有抚养你的义务,抚养自己的小孩,赡养父母,是你该尽的义务!”法官严肃地对小熊说。小熊说“那就让他分一间房的产权给我,我能独立地生活就不靠他了”。听着儿子的话,熊大爷不时摇头。

  法官请熊大爷考虑儿子情况,看能不能做点让步。“孙子跟着我嘛。”熊大爷对法官说。“儿子我来带,不用他带!”小熊的态度也很坚决。

  “你父亲本来就没有义务帮你抚养小孩,他现在是出于道义给你提供的帮助,父亲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能表个态吗?”法官试图劝说两人和解,于是开始做儿子的工作。“你看外面那些做‘棒棒’的、洗盘子的,不都是在工作吗?只是工作有好有坏,只要你愿意做,怎么会没有工作做”,法官一席话,说得小熊无言以对。 “就在这,给你父亲做个保证,保证你以后不‘啃老’了,父亲不就高兴了”,法官乘胜追击。

  小熊思考了一会,将头转了过来,第一次望向父亲。“老汉儿,我以后不啃你了嘛。”小熊一脸尴尬地说出这句话。只见熊大爷缓缓地抬起了头,望了儿子一眼,没说话。

  “您看,儿子也当庭做了保证,您也要考虑他的实际情况,如果非要他搬出去,也得给他个时间准备才行。”法官又开始做熊大爷的工作。“腾不出房子搬不走能咋办,哎呀没法说。”熊大爷一脸矛盾地说。最后,他终于道出了要赶儿子出门的真实目的,“只是希望他能自力更生,不再老找他要钱,不再‘啃老’”。

  在法官的调解下,熊大爷终于决定再给儿子一次机会,并当庭写下了撤诉申请。  记者 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