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通讯员 杜静静 本报驻绍兴记者 史春波

  一家企业倒闭后,欠下了77个老人19余万元的工资。经过半年的努力,前几天,法院终于通过强制执行要回了这笔欠薪,但难题又出现了:在案卷中很多人连电话号码也没留,不少人甚至连自己的姓名也没写清楚。

  连日来,法院的工作人员冒着寒风,开始走村串户,寻找这77位老人,挨家挨户还钱。到昨天,上虞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终于舒了口气:通过这几天的寻找,绝大部分老人已经找到了。

  伞厂停产欠77位老人19万元

  今年上半年,上虞市崧厦镇的一家伞厂因为资金困难而突然停产,欠下了一大笔债。与不少劳动密集型企业不同的是,这家企业的不少员工都在家里缝制伞具,他们不仅居住分散,而且多为年龄较大的农民。

  工厂倒闭后,欠77位员工的工资总共有19.2万元,多的有数千元,最少的只有79元。这77位员工基本上都是老人。

  法院通过拍卖支付欠薪

  由于老板长期拖欠工资,有的工人选择了劳动仲裁,更多的人则通过上虞市法律援助中心向法院起诉。

  考虑到是欠薪案,涉及人员较多,法院开辟了绿色通道,快速立案。但由于企业老板一直没有兑现还钱承诺,最后老人们只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接到申请后,法院很重视。半年过去了,前几天,法院通过拍卖等方式拿到了19余万元钱,率先用于支付给工资。

  拿到欠薪,老人连说“没想到”

  然而此时难题又来了。法官翻开案卷,发现很多讨薪人没留电话,而且因为这些老人大多来自农村,有的连自己的名字也没写清楚。“快过年了,老人们一定很需要这笔钱。”于是,法院执行局的工作人员小徐就开始到处寻找讨薪人。

  小徐走村串户,有一点点线索就到处问询,第一天,她就找到了10多个老人。章裕村62岁的宋美娟大妈从小徐手中领到148元欠薪时,有些不敢相信,半年多过去了,她早以为这钱打水漂了,没想到现在法院工作人员亲自送上门来了。

  “无论多难,所有老人都要找到”

  勤俭村的潘大妈更激动,她领回了3926元欠薪,这是她大半年的工资。由于丈夫患病在家,家里就靠着潘大妈在这家伞厂干活支撑着,这笔钱救了一家人的急。

  这几天,小徐还在继续寻找其他还没找到的老人。“与以往的欠薪案不同的是,这起案件的当事人居住分散,就连老板也说不清他们居住在哪儿,很多人没有联系方式。但不管怎样,我们一个个找,到现在大部分人都领走欠薪了。”上虞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章炳坤说:“无论多难,我们都会把所有老人都找到,将他们的工资送到他们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