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赵某从亲戚处借了1万块钱。四年后,亲戚的女儿要上大学,便催赵某还钱。赵某为还钱也曾想了很多办法,可都因种种原因遇挫。这天亲戚给赵某下了最后通牒,想到自己被1万块钱窝囊成这样,赵某在严重的挫败感中,向亲戚母女举起了铁锤……

  还不上的1万块钱

  50岁的赵某是大连某公司的修理工。2005年,赵某生病住院,因手里的钱不够,就向前妻的嫂子林某借了1万块钱。赵某的收入非常有限,这1万块钱拖了4年也没能还上,赵某在林某面前始终抬不起头。今年6月20日下午,林某跟赵某的前妻一起来找赵某,让他抓紧时间想办法还钱,因为林某的女儿张某刚刚参加完高考,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就要去念大学。

  赵某说:“孩子念书是大事,可我手里一时也没有那么多钱。这样吧,等周末我去把面包车卖了,卖完就还钱。”可赵某此后去了几次后盐的车市,都因为对方出价太低,赵某没舍得卖。时间转眼到了8月下旬,张某9月就要到大学报到,林某催钱催得更紧了,赵某便想提取自己的公积金还钱。

  8月26日,赵某约林某一起到沙河口区公积金管理中心,可打听之后,赵某又傻眼了。原来,按照原来的提取公积金的政策,像赵某这样买断工龄后50岁就可以提取。可这个政策在今年1月1日改为55岁才可提取,钱又还不上了!

  绝望中锤杀母女俩

  公积金提不出来,林某痛斥赵某是骗子,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赵某理亏,只得赔不是,希望林某再宽限几天,又当场拿出600块钱,表示会想办法向邻居借钱。林某很生气,给赵某下最后通牒,告诉他不管借到借不到,他今晚都要到她家去回话。

  赵某说跟邻居借钱,可他心里清楚,以他跟邻居们的关系是不可能借到钱的。回到家后,赵某十分郁闷,对现在的同居女友爱理不理。女友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也没惯着他,俩人大吵了一架。赵某想想这前前后后的事,没有一件顺心,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

  当晚7点左右,赵某开着面包车到了林某家楼下。上楼前,赵某把车上的一把羊角锤别在后腰。进屋后,赵某不想在张某面前丢面子,便说自己还没吃饭,让林某的女儿张某去买方便面,张某下了楼。林某问赵某借没借到钱,赵某说没有。林某气坏了,又骂赵某。赵某被激怒了,从后腰抽出羊角锤照林某的头就砸了几下,林某瘫倒在血泊中。

  砸倒林某后,赵某彻底红了眼,把心一横,决定连张某一起杀了算了。就在这时,赵某隐约听到张某回来了,他将灯都关掉,拿着锤子站在门旁。张某开门进来后,低头换鞋,赵某手起锤落,几下将张某砸倒在地。

  被捕还要拉人垫背

  作案后,赵某逃回家中,换下衣裤,洗去血水,然后倒在床上看电视。一小时后,几名警察冲进来将赵某抓获。原来,被砸倒的张某并没有死,她在昏迷了一段时间后醒来,艰难地爬到电话前,给其表姐打电话求救。其表姐报警,并拨打120送两人入院急救。经抢救,林某母女均捡回性命。张某入院后,告诉警察是赵某对她们母女下的毒手。

  可笑的是,赵某被捕之初,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不久,他又向警方供述,当天不只是他一人作案,他的工友李某也参与了。李某通过聊天知道了赵某的烦恼,提出只要赵某给他5000块钱,他会帮赵某摆平此事。之后,他们两人一起到林某家做了案。可经公安机关调查,李某根本没有参与本案。这时,赵某才承认他就是想拉李某来垫背,因为平时俩人关系很好,可赵某进了看守所后,李某一次都没来看过他,也不给他存钱。

  目前,此案已被移送检察机关,沙河口区人民检察院即将以故意杀人罪对赵某提起公诉。

  程亮 记者李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