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长年对家人施暴强奸儿媳被儿子掐死

村民自愿到法院为白某请愿


  事件:江津农民白某10年前掐死父亲

  原因:父亲常对家人施暴还强奸儿媳妇

  进展:被控故意杀人,昨日受审

  儿子掐死老父亲

  据调查,白某是江津区农民,今年53岁,在家排行老二。据检方指控,1999年12月18日晚,白某在家里将父亲掐死,次日晚将尸体背到自家不远处掩埋。

  直到2000年6月,有人发现很久没见白老汉了,向警方报案。警方很快找到了白老汉的尸体,并查明是他杀。警方寻找关键证人白某时,却发现白某外出,连其妻都不知去向。经进一步侦查,警方将白某列为犯罪嫌疑人并上网追逃。

  去年,浙江省余姚市警方将白某抓获。经我市警方审讯,白某承认了掐死父亲的事实。

  庭审曝强奸儿媳

  昨天受审时,白某穿着囚服。当他回答公诉人及法庭提问时,语速快、带方言,让人听起来比较吃力。

  对于公诉人指控的事实,白某都答“是这样”。问到杀父原因时,他称,事发当天,父亲用一根长撬棍去撬他家用石头垒的猪圈,他去制止时,父亲要打他,还和以前一样让他滚,并且扬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他不给我活路了,把我逼出来的。”白某说。

  “还有其他原因没有?”审判长询问。

  “有,他强奸我嫂嫂!”旁听席上传来一个女声。审判长立即制止:“旁听人员不得发言。”

  白某对此没有太大反应。当辩护人向他发问时,他才称,父亲不但强奸他妻子,还经常对他实施家庭暴力,一不如意抓起身边的棍棒、柴刀就打就砍。他手、脚、胸口至今还有伤。

  这个老汉有点横

  法庭上,白某的辩护人、重庆海外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昌松、付亚军称,白老汉生前经常肆意虐待包括白某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棍棒、菜刀、镰刀、锄头、扁担、铁钎都是打人工具,甚至多次把妻子的手杆打断。就白某本人而言,从幼年开始就受常受到父亲毒打。

  胡昌松律师还称,白老汉除了经常毒打家人外,还多次强奸白某体弱多病的妻子。白家人出于家丑不外扬的观念没有报警,只想到请家族中的长辈来评理。老伴死后,白老汉还经常把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嫖宿。

  胡昌松律师说,白某本是一个老实的农民,和当地乡亲们相处得不错。如果不是父亲把他逼上绝路,他不可能杀人。

  律师请求从轻判

  律师称,白某案发后,不仅村民联名请求轻判,村委会也书面请求轻判。根据刑法规定,故意杀人情节较轻的,处3至10年徒刑,所以建议法庭对白某进行最低量刑并适用缓刑。

  面对律师的说法,公诉人回应道,白某和白老汉为猪圈发生纠纷当时,并没有动手,而是在此之后的一段时间。至于白老汉有多大过错,请合议庭综合评议。

  白家法庭上求情

  当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后,法警将白某带出法庭押回看守所。

  见状,白某的幺妹一个箭步奔出法庭,边追边哭着喊“哥哥、哥哥,你吃了好多苦哟……”在法警劝说下才止住脚步。

  待押送白某的警车远去后,白家人回到法庭。看到一名法官准备离开,白家人上前求情,“当时那种情况,如果父亲不死,老二可能就要死在父亲手里!”

  白某经常挨父亲的打,他对自己的孩子又怎么样?白某19岁的女儿小小称,父亲从不打她,连骂都很少。小时候读书要走半小时山路,只要是下雨天,父亲就要背她上学。主要是怕她摔倒了,怕她鞋打湿了。

  小小称,父亲逃亡期间,一直在浙江的工地打零工,每月八九百元工资,除去房租、生活费,剩不了多少。2008年她过去和父亲住了半年,父亲给她买两三百元的衣服连眼都不眨,怕她迷路了,又给她买手机。

  本组稿件由 记者 罗彬 摄影报道

  记者回访

  乡亲眼中的白老汉

  昨日记者采访时,当地村民杨治全称,他和白家非亲非故,只是曾和白某一起干过活。“说起白老汉打人的事儿,几箩筐都装不完!”

  杨治全称,大约在白某10岁那年夏天,一次白老汉要求白某给他摇吹稻谷用的风车歇凉。当时白家老四调皮,抓了一把稻谷放进风车,结果吹到白老汉身上。白老汉恼羞成怒,将倒提白某双腿,将他从堂屋扔出院坝,当即摔得鼻青脸肿。

  杨治全称,白老汉脾气太暴,子女做错了事说错了话都要挨打。最为残暴的一次当地村民都知道,那是白家老大18岁时,由于弄坏了父亲的半导体收音机,竟被父亲当头几棒打得头破血流,然后把头按在秧田里淹。如不是周围群众及时劝开,非闹出人命不可。当晚,白老大就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白老汉的弟媳称,那些年她嫂嫂(指白老汉老伴)经常挨打,几次被打得手杆掉起,嫂嫂要打脱离(指离婚)。但白老汉听说后,又对嫂嫂一顿毒打。

  白老头的孙女、白某的女儿小小(化名)现在已经19岁。她称,她小时做错了事,爷爷也用烟杆敲她头,经常打些青包。

  专家观点

  白家老汉人格有障碍

  白老汉为何常对家人施暴?天爱心理咨询中心、西南大学心理学院博士陈娟称,从村民和白家人描述的情况来看,白老汉是典型的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这是一种介于神经症和精神病之间的一种临界状态的疾病。

  陈娟博士称,患这种疾病的患者的表现是,与所有人都合不来,人际关系非常紧张,具有冲动性、易惹性,缺乏对愤怒的控制,情绪不稳定,不能忍受孤独。具有该症状的人,不适合结婚。

  陈娟说,从法律上来讲,患有此种疾病的患者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如果犯罪将负刑事责任。如果有市民出现类似症状,应到医院神经科或者专门的心理诊疗所诊断,必要时还需要配合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