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游客讲述遭狮咬经过:看动物世界学到保命知识

狮口脱险的女游客讲述与狮子搏斗的过程


女游客讲述遭狮咬经过:看动物世界学到保命知识

驯兽团老板张春艳到医院向龙微道歉,并保证让她痊愈出院。


女游客讲述遭狮咬经过:看动物世界学到保命知识

很多小孩和老虎合影市民手机视频图


女游客讲述遭狮咬经过:看动物世界学到保命知识

狮子扑倒女游客(箭头处)


  本报昨日报道了“一位女游客在洋人街观看马戏表演后,与猛兽合影时遭遇狮子袭击,搏斗十余秒钟获救”。从狮口中捡回性命的女游客,昨日通过本报看到驯兽团老板所谓“已协商解决”的说法后,无疑是伤口上又被撒了把盐:“谁说我出院了?谁赔偿了我一万元?”

  前日记者寻找未果的受伤女游客,昨日一早主动致电本报,讲述了自己狮口脱险的全过程,斥责驯兽团老板糊弄媒体,打胡乱说。

  合 影

  进入驯兽场照相 是为陪男友儿子

  狮口脱险的女游客,名叫龙微,今年30岁,沙坪坝区青木关人,无业。昨日,龙微仍在南岸区某医院脑外科接受治疗,而非驯兽团老板张春艳所述的“已出院回家”。病床上的龙微讲述了自己“鬼门关前走一遭”的经历。

  龙女士和沙区生意人张某(离异男士,带有一子)交往已久,双方感情很好,准备结婚。本月10日,因张忙于业务,龙女士便独自带着男友7岁的儿子浩浩到洋人街玩,并买票去看驯兽表演。

  “浩浩从小喜欢老虎,加上今年是虎年,演出结束后,他特别想和老虎合影。我胆小,没敢去!”龙微说,起初,驯兽师抱起浩浩坐在虎背上,准备给浩浩来张单人照,但浩浩执意要她过去陪他一起合影。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遇 袭

  被狮子扑倒瞬间 她一把推开孩子

  合影完毕,意外出现:一头8岁的非洲母狮破笼而出,猛扑过来。“我只跑了两步,还没来得及喊救命,感觉身上像是被飞来的条石猛撞了一下,重重地被撞倒在地。”龙微说,倒地一刹那,她的手还牵着浩浩,她便一把将浩浩推开,然后独自双手抱头打滚。

  “说实话,我推开浩浩是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想让他离我和狮子远点,完全没想过推开浩浩后,狮子会不会追他?”龙微说,“还好,我倒地后,狮子一直在扑我,脑海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狮子没法分身去伤害其他人,浩浩得救了!”

  搏 斗

  喜欢看《动物世界》 抱头匍匐能保命

  “我双手抱头匍匐在地,是为保护我的面门和喉咙,不受到致命伤害!”龙微说,危难之际,是平日看《动物世界》时学的知识,救了自己,“至少为获救和驯兽师反应过来,争取了时间。”

  “但是狮子的力气实在太大,即便我蜷缩成一团,短短三四秒钟,后背和右臂被狮子的两只前爪轮番猛扇了好几下。不仅衣服被抓烂撕碎,我也身不由己地被掀翻了过来!我豁了出去,咬紧牙关,屏住呼吸,使出浑身劲,用手护头,用脚猛踹狮子。”龙微说,仅坚持了两个回合,便感到胸口憋住的气全部吐完,自己全身乏力,“不知道是紧张得忘记了呼吸,还是没有时间去呼吸,手脚也似乎抽了筋,动弹不得。”

  “最后我松开了双手,面对着狮子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龙微说,平时被狼狗追,就吓破了胆,何况如今是面对兽性大发的非洲狮,“近乎绝望的心理恐惧,让我的体力瞬间透支,完全没想过能活下来!”

  获 救

  众多热心人相助 孩子安慰她不哭

  千钧一发之际,驯兽师和管理员及时出手,用驯兽铁棒制服了狮子。龙微被救出驯兽场时,已近虚脱。

  “我要感谢当时所有帮助我的热心人!”龙微说,除了7岁的浩浩,当时自己没有亲友在场,一位老太一直搀扶着她,不停抚其后背为她压惊。另一位身着马戏小丑服装的工作人员,及时为她掐脖止血。还有很多游客拨打120求救。就连7岁的浩浩见她获救后,也止住了哭叫声,不停安慰她“不要哭”,还帮她背起挎包,不停拨打父亲电话,催促父亲快来“救龙阿姨”。

  当驯兽团队和物管人员送龙微到医院后,龙才从惊吓状态恢复过来——用她的自己话说是“恍若隔世”。“老天爷让我经历了一场自己终身难忘、很多人又都不可能经历的冒险之旅;好在自己捡回一条命,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谈及“与狮搏斗”的感受,性格开朗的龙微笑着打比方说:“和狮子拼命,想说情、想求饶,它都不理你,让你只有绝望!”

  道 歉

  一万元只是药费 伤愈后再谈赔偿

  针对驯兽团老板所谓“伤者得到一万元赔偿已协商私了”的说法,龙微很不满。面对谎言被揭穿,昨日,驯兽团老板张春艳和团长陈某赶来病房,当面向伤者龙微和在场的记者鞠躬道歉。

  张春艳说,事发后,自己和表演团队全力送医救治龙微,并派人员轮流照顾,给的一万元是垫付的药费。之所以对记者撒谎,是不想事态扩大,担心自己遭受重处重罚。没想到,谎言仅仅一天就穿帮,张春艳和驯兽团陈团长双手作揖,接连向龙微、亲友和本报记者鞠躬道歉,请求原谅。

  张春艳当众承诺,目前治伤为先,医疗费用将由其团队悉数垫付;待出院后,再与伤者妥善协商精神赔偿、误工费用等补偿。对此,龙微及家属表示认同。

  伤者面部肿胀 缝合数十针

  受惊过度留下心理阴影,发高烧通宵未眠

  病床上的龙微,眉骨以上的头部裹着厚厚的纱布绷带,右眼充血,肿得无法睁开。主治医生刘熠介绍,龙微的头部、耳背、侧额、右眼眉骨等处有十余处伤口,最长的近17厘米,属于局部破相,伤口缝合了数十针。目前还需住院观察,至于其右耳和右眼眉骨的伤势,今后是否对听力和视力有影响,额面伤是否会留下疤痕,暂时无法确定。

  龙微昨日的微笑,并不代表“狮口脱险”给她和家人带来的恐惧,已经烟消云散。

  一直陪护龙微的保姆李成英介绍,出事当晚,龙微躺在病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全身发烫、满头是汗,却发冷直哆嗦,一量体温——高达39度。医生解释,是龙内心惊恐、焦灼,导致发高烧。

  龙微承认,当晚,只要自己眼睛一闭,脑海中便情不自禁地跳出与狮搏斗的场景,或是《动物世界》中狮子捕羊的画面。那晚,李成英一直陪她聊天到天亮。

  “即便是现在,我都害怕独处,否则心里就像猫抓一样心慌,随时担心会有猛兽突然蹿出来!”龙微说,她明知这是一种不必要的担忧,但自己就是控制不了。

  天真无邪的浩浩同样没有完全走出心理阴影。李成英说,事后,她问过浩浩和老虎合影的照片好不好看,浩浩极其反感,说“坚决不要看照片”,因为“一看到照片,就会想到在铁笼里被狮子追咬”的场景。浩浩还说:“我再也不想去动物园看狮子老虎了。”

  肇事驯兽表演团被责令停业整顿

  昨日,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负责人致电记者表示,此事发生后,市、区两级林业主管们已联手对洋人街内的该驯兽表演团队进行了调查备案。

  经查,该团队具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和从事商业演出的营业执照,属于证照齐全的“江湖游走”团队。该负责人表示,从执法角度讲,对方证照齐全,林业部门便无权查处;但因管理不善,造成了意外伤害事故,林业部门已叫停其演出,责令停业整顿,并要求先行完成相关赔付、与伤者妥善解决善后事宜。

  本版稿件由记者 朱昕勤 吴子敬 实习生 罗超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