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当了公司老总却不孝顺爹妈,还把同在一个单位开小车的亲兄弟调换了岗位,原因是弟弟时常向母亲“通风报信”。面对儿子的种种手段,母亲也不含糊,跑到南京市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求助,要儿子支付赡养费,并根据小儿子的情报指控当老总的大儿子在外有情人。大儿子得到消息后为前途着想,跑到法援中心表示愿意支付赡养费,请求母亲不要走到法庭这一步。一场赡养纠纷通过母子间的“暗战”圆满言和了。

  2009年初冬的一天,家住雨花新村的刘大妈来到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气愤地表示要和儿子打官司,让在公司当老总的儿子付赡养费。工作人员接待了老人,待她平静下来后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刘大妈介绍说:她的大儿子刘夏是某公司老总,年收入有二三十万,儿媳妇是医院的医生,夫妻俩收入颇丰,在江宁买了别墅,在宁南也置有房产。按理说,儿子事业有成收入也高,父母日子应当过得不错,然而让刘大妈伤心的是,老两口住在老小区单过不说,老伴还患病卧床,但儿子刘夏却不闻不问,两个老人就靠老伴的退休工资生活。2009年中秋节前,她跑到儿子家想问问怎么过节,儿子说是忙不回父母那里了。她在儿子家看到有十几盒月饼,儿子也不晓得给爹妈送几盒,她回去后在电话里忍不住说了,儿子这才派司机送了两盒月饼给她和老伴。

  刘大妈的小儿子刘冬和哥哥刘夏在一个单位,原来有哥哥照顾就在单位开小车,可刘冬也觉得哥哥对父母不咋地,时不时地向母亲通风报信,透露刘夏在单位的情况,刘大妈几乎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老大的动态,比如国庆时刘夏说不回家了,要到汤泉去开会,而刘大妈很快从小儿子那里得到情报,老大并不是去开什么会,而是他在外面有情况了,到汤泉是和情人约会去的。也正因为自己的行踪屡次被母亲掌握并被提及,刘夏知道问题出在了弟弟这个“卧底”身上,他一气之下给刘冬换了岗位,让他去开大货车远离自己。

  法援中心的工作人员了解了刘大妈的情况后,通知了她的儿子刘夏。刘夏见母亲要和自己对簿公堂,还指控他有好几个情人,觉得事情非同小可,他当下承认了对父母不够孝敬的错误,并表示除了今后给二老每月支付赡养费外,还要“补发一笔工资”,以求获得老人家的谅解。刘夏表示,他常年在外忙碌奔波,母亲就是想他能常回家看看,由此才使出打官司这个撒手锏,而且说他在外有情人,其实他并没有情况。通过法援工作人员的调解,母子终于言和,刘夏表示除了经济上赡养父母外,精神上也要多关心老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汪晨 魏晓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