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打工多年洗脚工讨薪老板坚称不认识

这么多证据面前,老板居然还说不认识他们,索要工钱的洗脚工们很气愤。


7名打工多年洗脚工讨薪老板坚称不认识

洗脚工以前办的健康证


  七名洗脚妹打工多年来讨薪,老板坚称“不认识她们”

  眼看春节快到了,都想回家团聚时钱包鼓一些。渝北区的7名女子想起曾工作过的洗脚城还有一个月工资未领到,便找到老板想补发。万万没想到的是,曾经常见面的老板如今却成“陌生人”,一口咬定不认识她们。为老板辛苦工作五六年,老板怎么就不认识自己的员工呢?前日,洗脚妹经廷英向本报求助,怎样才能唤醒老板的“记忆”?

  晕了

  老板忽然就把我们忘了

  前日,记者在位于渝北区两路龙升街的格兰云天洗脚城门前,见到了这7名女子,她们在洗脚城外又气又急。

  其中一人叫经廷英,今年28岁。她告诉记者,她们7个姐妹都是来自渝北乡下的农民。怀着进城打工赚钱的梦想,参加了农民工技能培训班后,到了这家洗脚城当起了洗脚妹。七姐妹当中,在这里干得最长的叫晏春梅,干了差不多有十年。其余姐妹最短的也在这里干了四五年。大家都是起早贪黑地干,有的姐妹由于常年手指在水中浸泡,目前指关节弯曲,皮肤也长出了结疤。30出头的卢佐琼还伸出手指给记者看。去年,7人因种种原因,先后辞职离开了洗脚城另谋职业。

  春节快到了,想到离开洗脚城时,还有一个月的工资没拿到,7人商量着回到洗脚城,想找老板张朝红领工资。洗脚妹卢佐琼说,没想到张朝红拒绝与她们见面,并称根本不认识她们,否认她们曾是洗脚城的员工。

  姐妹们当时一听这话就懵了。“为洗脚城干了这么多年,怎么老板忽然就把我们给忘了呢?”经廷英说。

  奇了

  老板一口咬定都不认识

  这七个姐妹说的是否属实?记者随后到洗脚城求证。

  在洗脚城内,记者见到了正在上班的唐先生,他称自己是洗脚城的主管。对于记者提起的这7位洗脚妹,他确认,之前确实在这里干过,不过去年3月都辞职了。唐称,7位洗脚妹是先后在他们这接受了定点免费的技能培训后,以包吃包住领工资的待遇在洗脚城上班。他透露,当时她们辞职时走得很突然,差点没把洗脚城整垮。另一唐姓员工也对此予以确认。

  记者随后又找到了洗脚城的张老板。但他的说法和唐姓主管讲述的情况大相径庭,张老板一口咬定不认识这些洗脚妹,并坚持称自己不知道这7个女子找他有何贵干。记者告诉他,之前已从洗脚城主管和一名唐姓员工处证实了7女子曾在此打工。张老板却又问:唐姓主管是谁?那个姓唐的员工又是谁?张老板说,不仅7个女子不认识,这两人也一概都不认识。随后,张老板便不再愿意多说。

  怪了

  街邻过去常见她们出入

  记者接着走访了洗脚城周边的几家店面,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店主说,以前常见这些妹儿出入洗脚城,还时常照顾他的生意。

  曾在这家洗脚城干了10年的前主管、50来岁的蒋世芳说,7位洗脚妹以前是这家洗脚城的员工,她们的暂住证、健康证、工作牌等,当时都是由她一手经办,然后报请张老板批准。蒋世芳告诉记者,那个唐姓主管是张老板的姐夫、唐姓员工是他的侄儿,不明白张老板为何说不认识二人。

  卢佐琼向记者出示了前年办理的、编号为G-10569的健康证,工作单位就是该洗脚城;经廷英手里还有一份洗脚城2006年为她办理的保险单和一枚工作牌。

  针对这些情况,记者再度电话联系了张老板,可是电话中张老板还是坚持说不认识这7人。至于她们手中的证照,张老板说,那些都是可以伪造的。

  律师李德刚称,由于洗脚城老板未与7人签订劳动合同,她们可以随时提出辞职解除劳动关系,无需提前一月告知离职。至于她们所欠工资,李德刚说,只要照片、暂住证、健康证等证件经司法鉴定不属伪造,就有效力证明她们与洗脚城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就能依法讨回所欠工资。记者 彭瑜 文 史宗伟 摄

  我有话说

  老板不认识,不等于事实不存在噻。只要证据真实确凿,相信能帮助老板恢复记忆。希望每个老板不要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不要紧,我们失去的确是血汗钱哦。——赶车纤夫 网友

  这个老板忘性大哦,员工不认识,主管不认识。别哪天自己的洗脚城也不认识了,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洗脚城,就损失大喽。——行走天涯网友

  老板为何不认识这7人?其中缘由耐人寻味。也许,当初7姐妹的不辞而别,确实伤了老板的心,也让洗脚城生意陷入困难境地,所以老板如今才如此无情。但无论如何,人家付出了那一个月的劳动力,就该支付工资。本就该付钱,还顺带落个大气的名声,老板不亏。

  ——以德唬人 网友

  网友支招

  旧物呼唤法

  将与老板有关联的照片、证件等与他一起欣赏、回味,睹物思情,让老板逐渐回想这些证件曾经见证的往事。

  场景还原法

  老板表扬过你的话、欣赏过你唱的歌、一起去过的旅游景点、餐馆等,你都可以再给他来一遍,让他回到过去,逐渐记忆他的事业中曾经有你。

  强制恢复法

  将你那张脸天天出现在老板面前,反复作自我介绍,一遍又一遍地强化你这张脸、这个人在他脑海里的印象,看他最后想得起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