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救助站送医数天后被发现死在垃圾堆(图)

二院救治被救助病人的病房门口,一把椅子把守着


男子被救助站送医数天后被发现死在垃圾堆(图)

王百成入院时没有登记姓名,记录上写着“无名氏”


  ■商报记者 梁辰/文 邓万里/图

  昨天上午,郑州市凯旋路派出所,16岁的王莹拿着父亲王百成的火化证号啕大哭。王百成的妻子张玉仙哭着说:“他两只眼都睁着,嘴张得老大,双手朝上举着,是死不瞑目啊。”

  2009年12月23日,在某小区当保安的王百成上班后再没有回来。1月4日,有人在郑上路一垃圾堆里发现了他的尸体。记者调查发现,2009年12月26日他曾被送到救助站,并被救助站送到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悲情

  亲人失踪半月,垃圾堆发现尸体

  2010年1月14日,市民王百义接到凯旋路派出所的电话,他日前报警寻找的哥哥王百成,尸体在黄河医学院的停尸房内,派出所让家人前去认领。

  等到王百成的妻女和亲属赶到停尸房,才知道王百成已经死亡10天了。死者双眼圆睁,右眼晶体翻出眼眶,两只胳膊朝上伸着,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家属见此情景悲恸欲绝,妻子张玉仙当场哭昏过去。

  办案民警石警官介绍,尸体是2010年1月4日8时许在郑上路与富民路交叉口东侧的一个垃圾堆里发现的。死者身穿保安大衣,黑皮鞋,嘴张着,旁边放着俩馒头,身上无任何证件。随后刑侦人员及法医进行抽血、尸检,测试了DNA后确定死者是王百成。随后,警方查询到死者亲属的联系方式,通知其家人前来认领。

  “尸检初步断定死者是1月4日凌晨冻死的。”石警官说,当天晚上零下8摄氏度,气温很低。尸体旁是一条大路,来往的行人很多。清晨路人看到尸体后拨打了110。

  据亲属介绍,王百成今年50岁,家住秦岭路北段的五龙口村,死亡前在某小区当保安。据王百成的弟弟王百义介绍,2009年12月23日晚6点,王百成骑电动车去上班,第二天没有回家。12月24日下午,他的妻女到单位寻找,保安队长说王百成请假两天去照顾父亲。12月25日,妻女发现王百成并没有去父亲家,手机也打不通了,到郑州市公安局刑侦三中队报警寻人。“好好的人,突然就死了,我们实在是无法接受。”王百义说。

  寻找

  靠手机找到该男子,曾被送往救助站

  报警几天后,王百成妻子张玉仙的手机上接到一条短信,内容显示王百成使用的手机换号了。“我们的号码是绑定在一起的。他的手机有个功能,换号后往绑定的手机上发短信。”家人按号码回拨过去,使用手机的是郑上路孙庄一位村民,该村民说在自家菜地里捡到了手机。

  “这个流浪汉在我们村两天了,神志不清,第一天钻到面包车底下睡了一晚,后来到了孙超俊门口。”问及当时情况,孙庄不少居民说都见到了这个流浪汉。

  王百义确定这个流浪汉就是王百成。“不但有村民捡到他的手机,还捡到他的钥匙,村民描述的身穿保安大衣也符合他的特征。”但是王百成为何出现在与家相距甚远的孙庄,本来好好的人为啥神志不清,家人怀疑他遭到了抢劫。

  2009年12月26日,村民孙超俊向须水派出所报警称,一个身穿保安大衣的流浪汉躺在自家门前。“他已经神志不清了,问啥都不说,怕他冻死就打了110。”出警民警询问无果后联系救助站,并与救助站工作人员一起把他送到了航海路上的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

  疑问

  送到救助站的男子为何冻死街头

  医院:病人治愈后自行出院

  1月15日上午11时许,记者与王百成的家属一起来到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据内科一位唐姓医师介绍,2009年12月26日救助站送来一个“无名氏”男子。二院是郑州市救助站的定点医院,经常会有受伤的救助人员被送来。唐姓医师还说,很多人既往病史不详,基本治疗稳定病情后,会由救助站安置到更合适的地方。病房旁有护工从早7时值班到晚7时,不存在病人走失的现象。

  “这个病人是救助站接走的。”唐医师说。

  通过查询,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入院登记单显示:2009年12月26日晚11时45分,救助站送来的“无名氏”男子进了内4病房。出院记录显示,该无名氏男子2009年12月29日出院(日期有涂改痕迹),但没有登记该男子是由谁接出医院的。医院拒绝了家属查看该无名氏病人病历的要求。随后死者家属要求查看2009年12月29日晚内4病房的监控录像,二院党办副主任陈燕回应说,监控只能保留4天,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昨晚10时许,二院一刘姓院长来到本报解释称,姓唐的医师是二线医生,她对整个情况不太了解,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去年12月28日病人被治愈后自行出院,当时让他签名他不签,医院无权强迫他签名。他离去后医院于12月29日做了记录,并向救助站做了通报。

  救助站:接到医院通知后做了记录

  今年1月15日,记者与王百成的家属一起来到郑州市救助站。该站一负责人梁新爱说:“我们的工作人员往医院接送病人都会有记录。”随后她拿出了救助站卫生所的值班报告,报告显示“无名氏”男子去年12月26日被送到医院,12月29日病人自行出院。她进一步解释称,医院29日向我们通报说,病人出院了,我们就做了记录。

  梁新爱表示,病人被治愈后就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了,这种情况下自行出医,救助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家属质疑: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对医院和救助站的说法,王百成的家属称“难以接受”。

  “医院先说病人被救助站接走了,又说病人治愈自行离开,是否真的治愈了呢,救助站为啥不通知家人来接呢,如果真的治愈了,他为啥会被冻死在大街上呢?救助站得到通知不核实情况就可以不管了?我们感觉其中另有隐情。”王百义说,他们想找有关部门讨个说法。来源:河南商报

 > 相关阅读:

  大雪降京城 救助站里暧意融融

  安顺流浪汉“定居”爱心养老院

  调查称大多流浪者来救助站只为获免费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