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农村的22岁姑娘高敏,以她的努力、刻苦、勤奋,在成都创下了属于她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她和相恋3年的男友约好在今年3月扯结婚证,5月举行婚礼。一切朝着美好的方向行进着。但就在本月14日晚上,高敏遭遇车祸,直至昨日她仍处于昏迷中,医生判断其“生还希望渺茫”。

  遭遇车祸 女孩至今未醒

  高敏在成都武侯区一家餐饮企业当服务员。14日晚上11点左右,男友陈先生去其工作地点接她回家。在去的途中,陈先生目睹了一场车祸后的现场:警灯闪烁,肇事的出租车停在一边,受伤的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但地上留有殷红血迹……

  陈先生去餐厅没有接到女友,却接到了武侯区妇幼保健院打来的电话,“高敏出车祸了”!陈先生火速赶去医院,但女友一直在昏迷中,他喊不答应。直至此时,他才知道刚才目睹的车祸现场,那出租车撞伤的正是自己的爱人。他也开始懊悔:就在出事前的9时30分,他接到了高敏发来的短信,但他没有及时回复。

  陈先生与高敏相恋已经3年,他们打算今年3月去领结婚证,5月举办婚礼。为了筹备婚礼,他们在2月前就去看了婚纱,还去好几个楼盘看过房子,“我们虽然收入都不高,但我们也有梦想,想结婚后在成都买两套房子,自己住一套,爸爸妈妈住一套……”

  亲属悲愤 肇事司机不现身

  15日凌晨,病危的高敏被转送到省医院抢救。手术后,高敏仍处于昏迷状态,直至昨日都没有醒来。医生说,高敏的颅骨骨折、严重颅脑外伤,生还希望十分渺茫。“那么漂亮可爱的女娃娃,肇事车正好撞伤了她的脑袋,人都变形了……”可是,亲友的眼泪唤不醒昏迷中的高敏。

  高敏的阿姨高女士说,令亲属们愤怒的是,肇事者在15日到医院交了5000元后再没露面。虽然高家人多次与对方联系,但他却始终不愿到医院。

  “我们去查账,已经欠医院1.4万了!”高女士称,迫于压力,昨日下午肇事者让其搭档到医院,但这位姓唐的师傅却是一分钱都不愿意支付。亲友们只得将唐师傅强行留下,双方还闹进了派出所。从肇事者那里拿不到钱,高家人只得向亲戚朋友借了2万,支付医疗费。

  肇事司机:我没躲 等交警断责

  昨日下午,记者与肇事司机所在的宏强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取得联系。该公司一位姓李的负责人称,伤人司机名叫温金泉(音),但公司没有责任,“车子只是挂靠在公司,不该我们负责。”李先生表示,目前公司只能配合家属处理车祸事宜,“司机说他怕被家属打才不露面。”

  “当时我转弯的车速很低,怎么会撞上人的我也不知道,”司机温金泉在电话里对记者称,事发当晚,他驾驶着捷达出租车载客到拉萨大酒店附近,左右观察之后发现周围并没有行人便向左打满方向盘,踩油门调头。当车刚摆正时,突然感觉车猛地一抖,好像压到了一个石头,他立即下车,发现一名女子躺在车后轮下。他立即拨打120,并通知了交警部门。

  对于家属所说的欠医院费和关机逃避等问题,温金泉说:“手机没电了,现在都还充着电呢。”还说,“车祸责任只能交由交警部门认定,该我赔的我绝对赔。”

  ▲律师支招

  家属可向三方预支治疗费

  四川毫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蒲建东称,高家人首先可向交警求助,可以通过交警要求肇事司机支付医疗费用。若司机不愿支付,高家人可向法院起诉,将肇事司机、出租车车主及出租车公司一并告上法庭,由法官裁定三者的赔偿责任。不论最后三者间的认定结果是啥,家属都可先期向三者中的任何一个索要治疗费。

  ▲最新消息

  昨日下午,肇事司机再次去医院交了5000元。交警一分局将在今日下午通知双方责任划分结果。

  男友:她非常质朴

  她是个善良淳朴的女孩,从来舍不得花钱给自己添置衣物。出事那天上午她想去买双皮鞋,但最终还是舍不得花那100多元,她说太贵了。

  亲戚:她很孝顺

  她年轻,身高近1.7米,喜欢唱歌跳舞,在我们老家也是出了名的好女孩。她善良孝顺,虽然目前当服务员月薪仅有1000多元,但她总会从里面抠出一部分寄回老家帮补家用,每次从成都回家时,也总会给亲戚朋友带礼物。

  同事:她勤奋肯干

  高敏所在的“老房子”餐厅武侯店大堂副理王克栋介绍,高敏到“老房子”不到两个月,可在短短的时间里,她的勤奋肯干却给同事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参加培训班时,她学习十分刻苦,而且非常谦虚,什么事情都要亲自尝试。店里一般是晚上9点半就可以下班,但事发当晚她硬是忙到10点多了才走。

  经过一个月的刻苦学习,高敏以90分的高分直接考上了“老房子”的A级服务员、VIP服务员。该店里的服务员级别有A、B、C三级,要晋升一级十分困难,但高敏却直接进入了店里的精英服务员行列,这让同事们羡慕又钦佩。

  记者 李诗敏 见习记者 李天宇 摄影 李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