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江一女子衣服里塞被单蒙骗丈夫  “临盆”之际欲制造流产假象

  核心提示

  10月17日,峡江县发生一起奇案,一男子报案称,已怀孕多月的妻子被人绑架。谁知道,直到民警顺藤摸瓜破案时才发现,“孕妇”本人就是“绑架者”,此前这名“孕妇”挺着的“大肚子”原来是用两床被单裹出来……

  【案发】     

  乡村孕妇突然失踪

  10月17日下午,峡江县罗田镇某村村民边某从田里回家后,发现自己心爱的妻子曾某不见了,找遍了全村也没有人看见。

  曾某也是罗田镇人,年轻貌美。今年春节期间,两人从外地打工返乡,经人介绍相识,双方都非常满意,便开始谈婚论嫁,双方家长见面后也相互中意,便订下了姻缘,并于今年2月完婚。

  婚后没多久,妻子就告诉边某说她怀孕了。边某乐不可支,从此对妻子有求必应,从不敢让她干粗活重活。

  想到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没了踪迹,边某非常着急,害怕出什么意外,于是立即打电话报警。

  当天下午3时30分许,峡江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赶到该村。警方经过仔细勘查,发现现场没有搏斗痕迹,屋内物品也几乎无变动,曾某人不知去向,只留下了一部旧手机在家里。

  经调查,案发前约1小时,有一辆红色小轿车在村里兜了一圈后便离开了。

  曾某失踪了,村庄附近怎会没人听到求救声,难道是熟人作案?警方对边某及其家人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进行排查,没有发现什么突出的疑点。

  【真相】     

  “被绑者”自导“绑架案”

  “妻子被绑架了!”边某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自己家穷无财,又没有得罪人,怎么会有人绑架他怀孕多月的妻子。

  就在毫无头绪的时候,边某的姐姐边莉莉(化名)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称她的弟媳即曾某被绑架了。

  当日下午5时许,陌生人在电话里说,边莉莉在外打工时赚到了很多钱,却得罪了他,为此现在要绑架她的弟媳,让她“放点血”。

  对此,边莉莉也感到非常惊讶,她怎么也想不到究竟得罪了谁。警方迅速对边莉莉的人员交往情况、绑匪电话的来源等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该电话卡是在峡江县罗田镇某营业厅开通的,漫游到了新余市。

  警方随即来到了营业厅,店主表示,开卡人是一名孕妇。

  “孕妇”开的卡,还用这张卡打了勒索电话?警方怀疑曾某有重大作案嫌疑,遂拿出曾某的相片让店主辨认,结果,店主一口咬定,“就是她”。

  警方随即赶到新余市,在新余警方的协助下,通过技术手段查到了电话所在地。

  当晚11时许,在新余警方的大力协助下,峡江警方终于在新余市某宾馆将曾某找到。

  警方发现曾某时,宾馆房间里只有她一人,身边还带着一根布绳和两床被单。此时的曾某腹部平平的,丝毫看不出怀孕多月的样子。

  面对突如其来的峡江民警,曾某承认,是她自己“绑架”了自己,并拨打了勒索电话。

  【动机】     

  生下他人孩子怕露馅

  先前警方包括边某都以为,是曾某没有怀孕,故意撒谎装孕妇,怕被揭穿才导演了这么一出闹剧。谁知,随着审讯的深入,真相竟然是,曾某确实怀孕了,但怀的不是边某的孩子。

  曾某告诉警方,其实她早在去年10月便在打工的地方与一名湖南籍男子相好,并有了身孕。

  今年回家过春节之后,她带着身孕嫁给了边某。婚后,曾某对湖南男子仍不舍,双方一直都有联系,只不过边某一直蒙在鼓里。

  当曾某告诉丈夫她已怀孕的消息时,边某把这个喜讯告诉了双方父母。两家人都非常高兴。

  今年7月,曾某快要临盆了,只不过边某一家人都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一天,曾某对公婆说想回娘家去走走。公公、婆婆欣然同意,千叮咛万嘱咐,让曾某小心肚子里的孩子。曾某利用这个机会,将孩子生了下来。

  之后不久,边某回到家里帮助收稻子,曾某也从“娘家”回来了,但肚子依然很大,其实这时孩子已不在肚子里了,她的大肚子是用两床被单裹出来的。边某和家人都未察觉出什么异样,一家人依旧其乐融融地生活着。

  转眼到了10月,曾某推算着又该到“临盆”的时期了,她知道孩子生不下来,终究要露馅的,于是心生一计,便买来手机卡和带变声功能的手机,联系好出租车,自导自演了这起“绑架案”,想造成因为被绑架而意外流产的假象,骗过丈夫一家人。

  【结果】    

  丈夫一怒起诉离婚

  听到这一幕,边某如遭雷劈,震惊不已。仔细回想,又觉得有很多古怪。比如,自从曾某从娘家回来之后,就表现得非常怪异,如做孕检从来不用他陪,晚上睡觉也不让他上床,要他睡在地上。边某一直以为这是孕妇不安的表现,也没有多想,为了孩子他都没有声张,全都忍了下来,虽然别扭,也这样过了几个月。

  边某反复回忆过去的一幕幕,觉得很多事情都非常蹊跷,特别是孩子的生父到底是谁,孩子在哪里生的,现在在哪里,是死是活等,这些都无从知晓。经过再三追问,曾某只说是在7月份回娘家时,孩子因早产死了,至于其他,她怎么也不肯说。

  心身疲惫的边某已经心灰意冷,日前,他将一纸离婚诉状递到法院,要求与曾某离婚,双方家庭也为此闹得不可开交。

  文/边克刚 记者黄浦江